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我在末世有套房 百二十五章 我要控制不住了!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科技

我在末世有套房 百二十五章 我要控制不住了!第五日。已经五天了,士气很低迷。虽然补给还算充足,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没什么光彩。

我在末世有套房 百二十五章 我要控制不住了!

第五日。

已经五天了,士气很低迷。

虽然补给还算充足,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没什么光彩。

胜利了,但代价实在是太过沉重,以至于让这胜利蒙上了一层阴影。4台动力装甲被毁,老板下落不明。

变种人留下了总共41具尸体,被陈列在了操场上。

所幸的是,收获也并不是没有。

四台肩扛式无后坐力炮缴获,还有三辆焊上了加厚装甲的卡车。灰蛊佣兵团的子弹生产线倒是个意外之喜,从此以后鱼骨头就能够自行生产步枪弹药,而无需从第六街区进口了。

在实验楼的顶部还有一架四联装防空炮,似乎是用四挺50口径车载机枪魔改的。这是个好家伙,在常规幸存者聚点中,也算是比较强悍的定点火力了。换上穿甲弹链,在先手的情况下,压制一辆步兵车都没什么问题。

灰蛊佣兵团的二十多名俘虏被关在了地下室中。说起来挺好笑,当几名幸存者将他们连踢带踹地从变种人的卡车上弄下来时,他们非但没有惊恐,反倒是满脸欣喜。

就好像得救了一般。

也确实,至少他们不必担心被丢在罐子里腌成太监了。不少人宁愿死掉,也不远被变种人俘虏。如果是被人俘虏的话,那至少还有商量的余地不是吗?至少他们战斗本领都不错,价值肯定是有的。在废土上虽然不一定很缺人口,但缺乏他们这种“专家”。

至于为谁效力,他们并不在乎。

虽然幸存者们嚷嚷着要杀掉这帮残渣,但孙娇还是下令先将他们关着。每天一支营养合剂,饿得半死无所谓,饿不死就行了。至于那些营养合剂,自然是从他们的仓库中搜刮来的,鱼骨头基地可不需要这玩意儿。

说起来这营养合剂除了难吃和根本不营养这两个缺点外,好处还是有的。那就是吃这玩意的人很久都不需要排便,代谢废物会被缩减到极限。把这些人塞在地下室中。也无需考虑他们的卫生。

总之,是杀了还是留,得等江晨回来再做决定。

他一定会回来的

孙娇如此坚信着。

如往常一样,孙娇靠坐在帐篷的门口。她身后便是江晨上次消失的地方。早在五天前,她便下令用帐篷将江晨消失的地方围了起来。那是他的秘密,也是鱼骨头基地的秘密,不容任何人知道。

她的手中依旧握着那把天狼星。这把陪伴了她多年的激光步枪,五天来被她反复地擦了很多遍。

这五天来。她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假如江晨永远回不来了,她该怎么办?

“骗子,说好了要带我去你那边”那眼神,令人心碎。

林玲站在孙娇身旁不远处,直愣愣地仰望着那帐篷的正上方。

虽然她被允许下车走动了,但却被孙娇勒令待在她一百米的半径之内。如果超过这个距离,孙小姐很平淡地表示自己会开枪。

当时,这小妞差点又被吓得尿裤子了。

“我说,你到底在看什么啊?”林玲无奈地仰着头,不满地喃喃自语道。

此刻她的左眼是黑色的。而右眼则是一片血红。

经过五天来的交流,她终于和那个母体也就是婷婷,达成了某种默契。平时身体由林玲这个主人来主导,而右眼的权限则放开给母体。

这也算是一种妥协吧,虽然林玲一开始是极力排斥自己身上住着一只“虫子”的,绞尽脑汁地想要将它除掉。可她一项都是硬不过三秒,在发现只是徒劳之后,她便放弃了。反正也不碍事,就是每天进食的时候,会被分走一部分营养罢了。

“嘿嘿。你说他啊?那个大恶棍现在可遇上麻烦了,真是解气!活该!虽然不清楚唔,要是能平安无事就好了。”虽然一开始她的心态是幸灾乐祸的,不过现在仔细想想。那个人似乎也没有那么的坏。

林玲陷入了纠结,歪着脑袋。

地下室的那些女人她已经见过了,她无法相信这个世界已经变质成了这副摸样,也无法想象假如是那个男人之外的人捡到了自己会发生什么。

打了个寒颤,林玲害怕地抱紧了自己的香肩。

“呕――,太恶心了。以我这么美丽的容貌,肯定会被强x上百次,然后当成rbq吧”

嗯,除了自恋之外,她的被害妄想症也是个大毛病。

微微动了动酸痛地脖子,林玲出声抱怨道,“喂喂,你到底在看什么啊?除了放射尘之外,天上还有什么――”

母体的思维讯号依旧传输着同样的讯息。

林玲愣了愣摸了下心脏,感受着那渐渐加速的鼓动。

电子左眼微微缩动,她试图解析周围环境的异常。

看到了江晨?可这怎么可能,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突然,林玲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瞳孔渐渐放大,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啊?难道”

“你在那里看什么?”孙娇微微侧目,那被略微散乱的发丝轻掩着的眼眸,说不出的阴沉。

林玲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打着哆嗦说道。

“不,不是我,是那个母体非要看着那儿,而且边看边念叨着江晨的名字。”她可是怕极了孙娇。

在她那幼小的心灵中,这个“女恶魔”似乎要比那个“男恶魔”更邪恶,更可怕。至少她偶尔还能从他的目光中察觉到一丝怜悯之类的情绪,然而这个女人的眼中完全看不到。

对于这个女人而言,仿佛这个世界除了“我喜欢的”,便是“我讨厌的”。

闻言,孙娇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下,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问问它,到底看到了什么?”

“呃,我一直在问它,不过它似乎只会说这两个字。”林玲苦笑道。

孙娇无言地移开了视线。仿佛失去了对林玲的兴趣。

然而就在这时,帐篷的门帘突然被掀开了。

“咳咳,抱歉我来晚了。”

那久违的声音在孙娇的耳边响起,她的瞳孔开始放大。眼眶中一瞬间便蒙上了一层水雾。

“喂――!你这是干啥――”

胸口被柔软所冲击,而后是背部与地面接触的闷响。

江晨苦笑地看着趴在他胸口上的美人。

这五天来,他每天早上都在尝试启动跃迁手环,终于在今天早上成功了。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那穿越的功能并没有坏掉。仅仅只是过载了而已。

他刚来到这边,脚还没在帐篷外站稳,便被这小妞扑倒在了地上。

“笨蛋笨蛋笨蛋――!”

那粉拳使劲地垂在他的胸膛上,江晨愕然地看着眼前梨花带雨模样的孙娇。

一直以来,她给他都是一种小恶魔般的感觉。如此软弱无助的表情,他还是次从她的脸上瞧见。

“我”江晨张了张嘴,想开口说些什么。

“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你知道我这几天有多痛苦――”

那满腹的委屈被堵住了,她那晶莹目光晃动着水雾。江晨抱住了她的腰,突然吻在了她的唇上。

从错愕到顺从。孙娇轻轻地合上了双眸,那连日来的委屈仿佛都不重要了。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孙娇动情地回应着江晨的热情。

被那对饱满的柔软按压在胸口,江晨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生死未卜,孙娇担忧着江晨,他又何尝不思念着她?

伸出手,他拉开了她领口的拉链。

“不,不要。”孙娇突然受惊似得向后缩了缩,尴尬地护住了自己的胸前,将视线移向了一边。“我,我还没洗澡。”

五天来都待在这边,虽然不是没水,但她却没什么打理卫生的心情。

江晨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在孙娇的娇呼声中,他翻身将这个娇蛮的小妞压在了身下。

“我不介意!”

粗暴地撕开了那连体作战服的拉链,江晨吻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要”那细若蚊吟的呢喃在这暧昧的氛围中显得微不足道。

孙娇双目迷离地抚摸着江晨的后背,那修长的**无意识地摩擦着。

“不想听我的解释吗?”江晨突然停了下来,坏笑着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不想,我要”

解释什么的。留给日后吧。

没错,日后。

林玲尴尬地站在帐篷外,白皙的脸上布满了潮红。此刻她真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她怕孙娇真毙了她。

不走?可那两个不知廉耻的家伙,居,居然就这么那个了起来!

不愧是yin兽,变态,大色、魔

虽然她不太懂那个的感觉究竟是怎样的,但想想就觉得很丢人。

这时,她的心跳突然开始加速,她猛然一惊,婷婷竟然在这时开始试图夺取她身体的控制权。

“你疯了,这时候进去肯定会被那个野蛮女给杀掉的!”

“什么?你打的过她?可,可我不想打架啊!”

“啊啊――!快住手!”

“呜呜呜,我要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了!”

帐内一片旖旎,而帐外

只见一位长相极其25次元的美少女,正拼命地用右手按着“暴走”的左手,嘴里念叨着意义不明的“中二病”台词。

这画面,说不出的喜感。(未完待续。)

富宁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湖北航天医院预约挂号
儿童癫痫治疗
兰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盐城牛皮癣怎么治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