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战星圣魔 第1117节 这里面有猫腻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金融

战星圣魔 第1117节 这里面有猫腻?秃子和疤脸的话让龙天赐皱起了眉头,从他们听到的消息判断垂涎草田的毁坏是自然地裂发生的,表面迹

战星圣魔 第1117节 这里面有猫腻

?秃子和疤脸的话让龙天赐皱起了眉头,从他们听到的消息判断垂涎草田的毁坏是自然地裂发生的,表面迹象也确实是如此,不过如果加上这两个家伙的话那反倒让人觉得疑点重重,神秘的黑影?突然裂开冒出黑烟的地面,这一切的一切不可能只是巧合,这里面有猫腻!

如果垂涎草被毁掉是自然现象那还好说,可要是人为的那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垂涎草作为一种香料为什么要被毁掉?这香料中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现在这段时间可是敏感期,老皇帝病重就要挂了,太子背地里搞出那么多事情就是为了篡位,这垂涎草的毁灭是不是和这些事情有串联?如果有,联系又是什么呢?

疤脸和秃子天赐在听完他们的话后陷入沉思不再说话也都老实的闭上了嘴,而远处岳紫苑等人其实也听到两人的讲述了,所以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也都很怪异,他们都不是傻子,龙天赐能想到的他们也能想到!

就在众人在那寻思着整件事之间的联系时,脚步声突然从牢房尽头的大门外传来,随后伴随着一阵稀里哗啦开锁的声音,大铁门被打开了,十几名士兵走了进来!

来到牢门前,为首一个貌似是头儿的士兵龙天赐等人,随后开口问道:“你们就是在酒店随便打人的那些人吗?”

“兵爷,我们那不叫打人,而是教育畜生,难道还有不让教育畜生的法律吗?”岳忠对那从小就欺负他们的二世祖简直是恨之入骨,所以说话毫不客气!

士兵听到岳忠的反问皱起了眉头,随后抬脚踹了一下牢门,并没好气的说道:“混小子,别在这和老子耍嘴皮子,老子才不吃你这一套,到了这里,就算你是皇帝老子也要听我的!”

“你还不够资格!如果你想保住性命让你们城主来见我,否则我不保证你还能活几天!”龙天赐对这种狗仗人势的奴才是反感,所以冷冷的对这名兵头说道!

听到龙天赐的话,兵头显然就想发作,可是当他和龙天赐的双眼对视之后这家伙竟然怂了,就见这家伙眼珠子转了两转,随后转身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对手下下令:“们,不管这些家伙说什么都别理会!”

说完这句话,兵头便离开了,而龙天赐等人没有再说什么,就坐在牢房的地上等待着结果,他们心里很清楚这兵头肯定是去找城主了!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那名兵头一脸怪异表情的回来了,来到牢门前,兵头再一次龙天赐,随后用一种很低沉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叫龙天赐?”

龙天赐抬起头再一次和兵头对视,眼中竟然闪烁出了一抹诡异的血红色光芒,随后就见龙天赐反问道:“你觉得我是不是呢?”

结仇地地酷结恨由月远接早

和龙天赐对视的士兵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身体,之后竟然将头低下,并快速的将牢门打开,就听他开口说道:“几位请把,城主想见你们!”

龙天赐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随后对岳紫苑等人做了个跟上的手势,随后众人便在兵头的带领下朝着牢房外走去!

艘仇远地独后察由孤科我独

艘仇远地独后察由孤科我独秃子和疤脸的话让龙天赐皱起了眉头,从他们听到的消息判断垂涎草田的毁坏是自然地裂发生的,表面迹象也确实是如此,不过如果加上这两个家伙的话那反倒让人觉得疑点重重,神秘的黑影?突然裂开冒出黑烟的地面,这一切的一切不可能只是巧合,这里面有猫腻!

已经在牢房里蹲了四五天的疤脸和秃子情况全都抓着牢门上的铁条对外大喊道:“喂~!我们都被关了四五天了,城主啥时候见我们啊?”

虽然这两个家伙连喊带叫的,但是兵头却连理都懒得理这两人,完全就把两人当成了空气一般的存在!

结地远远情敌球由冷羽艘情

在兵头的带领下,众人离开了监牢,而在牢房外面竟然有一辆简易的马车,兵头示意众人上马车,龙天赐等人也不在乎,全都登山了马车,随后兵头亲自驾车驱赶着马车朝城东的方向驶去!

香城的城主府位于香城东北角落,外观一座很普通的二层小楼,城主的起居办公全都在这里。

马车到达后兵头示意众人下车,并嘱咐众人进去后不要乱走乱说话,否则后果他不负责,嘱咐完之后兵头便带着众人进入了城主府!

一进入城主府龙天赐就发现这个从外表般的城主府内部简直是别有洞天,整个城主府内部的装潢十分的考究,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尽显奢华的土豪式装修,而是充满了古色古香的复古式装修。

大厅内的所有家具都是红色古楠木的,造型更是典雅简约,一张颜色黑红油光锃亮的八仙桌放在大厅正中央,四周放着八个雕刻了精美图案的木墩,再往里可能是书房,有一张红松原色的巨大书桌,后面则是一大排贴墙的书架,上面摆放着大量的书籍和古玩玉器。

虽然这个房间内的东西乍一咋值钱,但是懂行的却很容易就能发现这屋子里随便一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随便一件都不是同等量真金白银能媲美的!

士兵带着众人进入城主府后边让众人自己留在大厅中等待,而他则上楼去通知城主了,众人对着古色古香的屋子都充满了好奇,所以分散开来开始研究屋子里的一些东西!

“哎呀~!这是我们朵兰帝国有名的六彩陶碗啊!这东西就算是在当年也是只有皇室才用得起的奢饰品,真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呀~!这玉佩难道是父皇送给曹将军的那一块?当年父亲送玉佩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还亲自给曹将军敬酒来着!”塞拉朵思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随后便停在了一个古董架子跟前,而这架子上貌似放的全是朵兰帝国的文物!

龙天赐听到塞拉朵思的话不免心惊,就算香城靠贩卖垂涎草油水丰厚,可是一个城主也不能拥有这些绝世珍品吧?要知道这里随便一个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他到底哪来这么多钱?难道是从百姓手里抢来的?

一边寻思着这些,龙天赐一边走到了一个藏品架子跟前,随后拿起了一个巴掌大的白玉酒樽,这东西虽然不大但是雕工精细,应该是用整块白玉雕刻而成,而在酒樽底部还有一两个古字,龙天赐一两个字就皱起了眉头,并低声的嘀咕道:“迦南?难道这是古时候朱雀大陆迦南帝国的文物?”

Tags:

西安市长安区妇幼保健院
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
四川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浙江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山西治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