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月盾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主动的人质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金融

月盾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主动的人质萨蕾莎主动靠向了菲德肩旁,然后把手中的长剑举起,架在了自己的胸前,再把剑柄递向菲德。“那就走吧,留

月盾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主动的人质

萨蕾莎主动靠向了菲德肩旁,然后把手中的长剑举起,架在了自己的胸前,再把剑柄递向菲德。

“那就走吧,留下他们几个,还有保护我的护卫。”萨蕾莎所说的“几个”里并没有罗宾,奥克塔维亚立即把罗宾拉了起来,其他人还在惊讶帝国皇室成员竟然愿意主动成为菲德的人质。不过稍微聪明的人已经能从菲德与萨蕾莎之间的对话中听出,他们二人有不一般的关系。

罗宾还在不停地发出呜咽声,不过就算他把眼睛瞪得再大,他也没办法再说出一句话,因为挟持着萨蕾莎的菲德已经走出了走廊,而那些守在走廊和楼道外的帝国士兵都开始往后退去。

芬里尔扶着维加,奥克塔维亚牵着罗宾,阿娅娜则走在。在萨蕾莎的开路之下,菲德一行人顺利地走出了酒馆,而酒馆外已经布满了帝国士兵,围观的三犊城市民也里三层外三层地站好。酒馆外的义军部众和菲德带去的佣兵都在人堆外观望着,奥克塔维亚高举一个手势便让这些待命的部众明白,他们只需要躲起来就行了。

“萨蕾莎大人她…她的安危怎么办?”一个酒意全消,还在包厢内的军官低声问到。

那个提议交出罗宾的军官坐了起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些家伙肯定也没想到罗宾身边有萨蕾莎大人在,他们肯定会把萨蕾莎大人掳走的,无论大人她是否愿意配合。”

“要是萨蕾莎大人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的项上人头可能都会不保啊…”

“那我们怎么办?”

“当然是先把这个事情报告给戈达拉大人啊!”一个军官摸了摸那个被射杀的同僚,“不过我们先要达成一致口供,就说是他和罗宾一起邀请萨蕾莎大人喝酒,而我们…我们现在正在家睡觉,明白了吗?”

奥克塔维亚准备好的绳子、城防卫兵内应和马匹都没能派上用场,萨蕾莎一直走在前。这个帝国皇室成员非常配合菲德一行人,她要士兵送来四匹马和一些紧急药物,她主动和菲德坐上同一匹。那些追出城门的帝国士兵都被萨蕾莎喝止了,赶来的军官们都不敢派人追击,但还是命令少量骑兵跟随菲德等人的踪迹。

奥克塔维亚把罗宾绑在了自己的背上,芬里尔则和受伤的维加同坐一匹,萨蕾莎坐在菲德身前,只剩下阿娅娜一个人骑一匹马。

菲德发现自己没办法躲开那枣红色长发的吸引,萨蕾莎的长发的香气就像充满了诱惑魔力一样,有点让菲德感到神魂颠倒。菲德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致命的弱点,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当初伸手抚摸对方的秀发是不可控制的,就像现在没办法挪开鼻子,不去闻对方头发的味道一样。这样的举动让菲德内心产生羞耻,可是又无法完全压抑内心的冲动。

那种味道好像和母亲的味道很相似,可惜母亲的容貌已经非常模糊,菲德只记得母亲的头发是枣红色的,和萨蕾莎的一模一样。

“你…你有点太靠近了。”萨蕾莎面朝前方,在马鞍的颠簸下,菲德的胸膛好几次能碰到萨蕾莎的后背。

“对不起,我是无心的。”

“我知道,毕竟现在在赶路。”

阿娅娜把菲德和萨蕾莎之间的暧昧举动全看在了眼里,这个从小就生活在森林的少女不曾试过和别人分享同一样东西。她对菲德的情感是的,她也希望菲德的喜欢只属于她自己一个。所以当敏锐的她看到萨蕾莎的出现时,她便知道菲德的注意力被这个三十岁的帝国女人给吸引了过去。而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全都能在这个一直身穿戎装的女人身上找到,这让阿娅娜心里很不好受。

等到众人来到一处山边,菲德决定暂时在这里休息,给罗宾和维加使用药物。芬里尔时间离开火堆,往他们的来路侦查,确认摆脱了跟在后面的骑兵才回来。

“像你这种身份尊贵的贵族,为什么要来到前线。”奥克塔维亚站着望向萨蕾莎,对方穿着鳞甲、戴着头盔的样子和战场上的玫芙有点像,可是面前这个帝国皇室成员显然更具大将之风。萨蕾莎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示出她是一个长期生活在军营里的女人,威严的气势和镇定的神态都不是装出来的。

“你是佣兵?看上去更像是民兵,”萨蕾莎抬头打量了一下奥克塔维亚,她并没有被绑起手脚,“首先三犊城不是前线城市,其次我们奥古那帝国人从来不会因为出身如何就能获得相对应的尊重。我需要为我们国家取得更多的尊重,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尊重?你们帝国人正在践踏我们国家的土地!杀害这里的平民!夺走他们的房子!这样做还能获得我们的尊重?”

萨蕾莎一点都没有生气,她淡淡地回应道:“决定发起战争的人并不是我,而且战争双方都会有损失,要怪就只能怪责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与其看着孱弱的马哲尼公国被其他国家吞并瓜分,被义军组织祸害,还不如接受我们奥古那帝国的统治,我们会保护归顺我们的人。”

“强词夺理!”奥克塔维亚忍不住抽出了短刀,指向了荒原之蟒,可是菲德立即挡在了萨蕾莎的面前。

“奥古那帝国将会在伊莱克索姆四世的带领下统一大陆,这是可以预见的事实。所以像三犊城的公国人,他们可以选择加入奥古那帝国,也可以居住在帝国内的任何一个城市,这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和平。我们奥古那帝国并不会排斥其他国家的人,毕竟我们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国家。”

乍一听是有一些道理,但菲德细想便知这是强权的道理。不过就算是萨蕾莎避开重点,以不经推敲的逻辑说了这些话,没有怎么读过书,没有怎么和别人辩论过的奥克塔维亚还是语塞了。她只是瞪了菲德一眼便走开,还走到罗宾身边,狠狠地踹了罗宾一脚,刚好踹中了罗宾受伤的大腿。

“菲德,我之前所说的话不是为了欺骗你们,我确实有想要和亚尼斯公爵会面

。”

“我在路上一直思考这个问题,说不定把你也带走是一个双赢的办法,”对比起路德维希,菲德更愿意相信萨蕾莎,哪怕眼前这个女人和自己并没有真正相处过多久,“我会把罗宾带到亚尼斯公爵的面前,在此之前,我不打算放你走。我的部下也不会同意把你放走,希望你能理解。”菲德没有直视萨蕾莎,因为她的容颜总能让菲德分神。

芬里尔在一边调侃道:“我们的团长该不会因为这位女士是东奥古那帝国的皇室成员就一改平时的冷淡作风吧?我怎么觉得团长你的动机不单纯。”已经靠在石头边上闭眼休息的维加也微微睁开了眼睛,阿娅娜则是把身体转了开去,不想看向菲德这边。

“我和…她曾经在奥古那帝国内战的时候交过手,也算是有过交情。况且我也不认为马哲尼公国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菲德在说这番话时有一点心虚,毕竟自己和维托里奥在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击败东奥古那帝国。南部军和坎亨伯爵都败在了帝国人的手里,比起科塞只是在暗中搞小动作的诺奥公国,东奥古那帝国显然才是那个应该被记恨的敌人。

不过此时在这里的人都信任菲德,不信任菲德的芬里尔也只是冷笑了几声——一直跟随在布莱德利身边的芬里尔不单是一个统军打仗的将领,他对所谓的政治也有不少自己的看法,所以他根本不屑于菲德所说的那一套。

众人在后半夜先后睡去,等到天蒙蒙亮时,还在放哨的阿娅娜才叫醒众人。她唯独没有叫醒萨蕾莎,仿佛那个女人是她的天敌,连靠近一步都不愿意。

菲德依照原路返回,被蒙上眼睛的萨蕾莎能够察觉得到走在秘密的山道里,她不时找话题与菲德闲聊,但菲德减少了回答。

“终于看到军营了,”芬里尔骑在战马上,遥遥望见佣兵卫国团的军营,“没想到在计划后一天才下手,却比预计时间早了一天回到。”

来到军营口时,菲德让阿娅娜先行带维加去疗伤,自己则带着萨蕾莎和罗宾穿过佣兵卫国团的兵营,绕军营一圈才向亚尼斯公爵所在的地方靠近。此时的罗宾已经绝望,他连一眼都不想看见马哲尼公国的旗帜,更加不想和迎上来的公国士兵对视。

李维尔和贾多斯他们一听到菲德成功擒回罗宾就立即跑出了营帐,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菲德此行还多了一个巨大的收获。

贾多斯大步跃前,直接把罗宾从战马上拽了下来。无数谩骂从那些公国士兵的口中喷出,菲德和萨蕾莎同骑的战马已然寸步难行。

“可以的,可以的,”贾多斯子爵亲手抓住罗宾的下巴,把对方一直咬着的布料抽了出来,“罗宾,你将要承受你不曾想象过的痛苦,不过那点痛苦比起因你而死去的公国士兵,所承受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比不上!!”

罗宾的嘴角仿佛在抽动,不知道是恐惧还是说了什么话。但无论他说了什么,那些士兵的怒骂声都早已把罗宾的声音淹没。

萨蕾莎见到如此境况,她忍不住低声地对菲德说道:“我刚听到罗宾的所作所为时,就想要立即转移他。没想到这里的军官把罗宾视为座上宾,不停地款待。殊不知他早已勾起了无数人心中的仇恨,这股仇恨将会给我国和你们带来无尽的苦痛。”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