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升职宝典 第229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军事

升职宝典 第229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拉帮结伙在特定的时期内是有些用的,但重要的还是得打造自己的班底,得有自己支持的人才可以。这也是四喜

升职宝典 第229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拉帮结伙在特定的时期内是有些用的,但重要的还是得打造自己的班底,得有自己支持的人才可以。这也是四喜和尚雨旋两人合到一起的原因

。他们都是有着想法的人。

尚雨旋自从被乔嘉豪的老婆刺激了之后,想法开始变了很多很多。一个女人,要想掌握自己的幸福,单单靠漂亮和温柔是不够的,她还的有自己的魅力和自己的事业。既然万博在关键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平台,她怎么可能这样的随手丢弃呢

她知道公司为什么突然把她从系长提拔到次长的,公司看重的是她的关系,但是她现在和乔嘉豪算是彻底的完蛋了,你要她到那里去找关系呢

一旦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让公司知道了,你说她还能坐稳这个位置吗借力是可以的,但问题是借力完了自己用什么坐稳自己现在的位置呢哪怕那天公司知道她现在没有什么关系了,自己还能坐稳现在这个位置呢

这个需要实力了。

一个的领导,一定有一个的支持他的团队,这句话是四喜和她说的,但现在的她只是一个领导而已,她的团队还没有一个人,自己去年一直都表现的不积极,所以也没有人去追随她。而现在她的去打造自己的团队,培养的个人是龙橙。

龙橙对她的心,她还是能感觉的到的,也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想培养他,只有这样的人才肯死心塌地的帮助自己。男人发起傻来比女人更傻一百倍。

“龙s,从今天开始,经营管理室的工作全部将由你独自担当,我将担当其他的工作”尚雨旋对着坐在她前面的龙橙说道

龙橙一听点了点头“知道了,对了,尚次长,和你报告个事情,今天下午总经理将去拜会政府部门的领导,另外明天将会去广州以及上海的客户那里拜访。”

尚雨旋一听,不由一怔,这样的事情作为直接担当部门的领导她都不知道。

“哦,什么时候定的我怎么不知道呢”尚雨旋问道,一般老总出差以及拜访都是经营管理室在担当的,作为室长的尚雨旋都不知道,那是怪事情了。

“具体什么时候定的,我不是很清楚,我是今天早上人事的崔课告诉我的,这个是崔课的出差计划,要你签个名”龙橙说道

尚雨旋拿着那张出差申请书看了看,也没有说什么,低头刷的一下把名字写了上去。你说都已经定了,她能说什么呢

待龙橙拿走了之后,尚雨旋低头的想了想,很显然总经理这是在用自己的行动暗示她敲打她了,她近靠工厂长靠的太近了。

对于总经理出差也好拜访客人也好,以前基本都是带着尚雨旋的,一来带她能见人,有面子,因为她长的漂亮,二来她日语也好,见的场面也多,在很多时候能镇的住场面,不会丢公司的脸,当然还有是她能帮领导约到领导想见的人。

这次总经理出差不要说带自己,连告都不告诉自己,很显然对她是产生了不信任了,想借机敲打她了,想告诉尚雨旋谁才是她的领导,谁才能掌握她的命运了。

尚雨旋想了想之后,也不再出声,当作不知道,因为算你跑去跟总经理说什么也不见的有用的,人都是这样,在气头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屁,只有等他吃到鳖了之后,他才会想起你的好的。

不过看总经理连伤都没有好,回来上班,而且才到公司几天急急忙忙的跑出去拜访政府官员和客户,很显然他的内心开始不自信了,对于工厂长借他生病这段期间的所作所为有些不自信了,他怕工厂长把他的位置给夺了,奋斗了这么多年,刚到了结果子的时候换别人干,他不甘心的。所以他得快速的跑过去告诉人家,这万博还是他在掌权,还是他说了算的。

可以说他对于工厂长的仇恨是已经超出了理智了,近他回来的这几天,凡是工厂长签的单子,到了他这里都给打回去了,全部不批,要求重新做分详细的资料过来给他确认。弄的只差工厂长和他对骂了。不过关键的时候工厂长还是忍了,人家是总经理,不管你服也好,不服也好,人家至少名义上是的。

尚雨旋想了想站了起来收拾下东西,要去开会了。每个礼拜都会开一次生产准备会议。而这个会其实是一个批斗会,之前是批斗品管,而现在变成了生产技术而已。至于所谓的团队合作,那些东西都只是存在在嘴巴里面而已,一到了问题出现,都开始推这个是那个部门的,这个是哪个部门的。

--------分割线---------------

往白云机场的路上,崔英坐在公司的车上面闭目养神,内心是无比的欢乐。事隔了一年多,又重新和总经理一起出差了。

在尚雨旋没有来之前,和总经理出差或者拜访客户,都是她跟随着,自从她来了之后,她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这对于她来说无比的郁闷的。

人事,很多时候你说是重要的部门他也重要,你说不重要的时候,他也不重要,主要是看你的老总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他信任你的时候,基本上公司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有权利参与下,他不信任你的时候,除了算个工资招个人,其他什么也可以不关你的事情。

尚雨旋为什么敢这么牛气,那是因为她能得到领导的信任,没有领导的信任,她算个什么呢她完全是一根无根的野草,爬的再高又如何呢只要没有人扶他一把,随时可以摔死她了。所以总经理这次带她来出差,她真的非常的开心,对于她来说,这完全是一个机会,一个重新站起来的机会,虽然她知道这一次总经理带她来是为了敲打尚雨旋,不过她不怕被人利用,怕的是连利用的机会都没有。

好象今天一样,上午去和总经理到广州的客户去拜访,虽然有些大人物没有拜访到,但不管怎么说,目的还是达到了。下午飞上海,更加让她激动,说句实话,她是次去上海他们的客户那里。

总经理也坐在车上,不过却没有闭目养神,主要是他腿疼,疼的他睡不着,随着六月越来越近,他急,他很急,他怕自己还住在医院的话,总部要把他弄回去。

所以那怕没有好,他还是得坚持上班,同时要用一个好象很健康的样子展示给大家看,不但是同事,还有客户。

是否健康永远是选择领导的个条件,如果自己不健康,那想都不用想了,他都会被诏回去的,所以今天在别人面前自己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也要装着好象好了一般。

而明天,明天还要装一天,想到这里的时候,他额头上的汗忍不住流了下来。

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崔英的响了,一首很古老古老的歌。

“十八的姑娘姑娘一朵花,一朵花。。。。。”

崔英吓了一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声的接起道“你好,我是崔英”

与此同时总经理的号码也响了起来。

“崔课,和你紧急报告个事情,你快点回来吧”那边一个急促的女声说道

崔英听的出来是谁。是她的手下晓红。

“出什么事情了”崔英一听到紧急报告心在狂跳。

“工厂的门给人堵了”晓红说道

“什么工厂的门给人堵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你仔细的说清楚看看”崔英说道

晓红有些急,被崔英这样一问,更加有些说不出所以然了,支吾了半天,总算缓了口气道“去年和总经理那车相撞的摩托车司机的家人今天来公司堵门了”

“他们堵门他们堵什么门不是已经赔钱给他们了吗院都出了,还闹什么”崔英说道,如果不是总经理在车上,估计她都要喊起来。

“他们家属说那司机今天早上的时候死了”晓红道

“什么死了”崔英这下吓了一大跳。不会吧,医生都说他没有问题,在家疗养一下可以了,怎么可能出院没有几天死了呢

“是的,死了,家属现在穿着白布摇着旗子在我们公司堵着呢,说是一定要见到总经理才可以”晓红说道

“见总经理见总经理有什么用”崔英问道

“他们说当时是总经理逼他们出院的,现在人死了,要总经理负责”晓红道

崔英一听,顿时无语。这样的事情也要怪到总经理身上总经理那天出院的时候无非是说了一句,自己都可以出院了,他们还留在那里做什么呢医生都说了他们可以回家调养了,赔了钱不算还住在哪里做什么呢

也可能因为这样吧,公司把赔的钱一给对方,对方自己很快出院了,没有保险,再加上他负八成的,你想想,他那里还有什么心思住在那里呢

但算出院了,也是擦伤,医生都说没有问题了,怎么可能几天不到死了呢

“什么他们家死了人关总经理什么事情你马上报警,叫警察吧他们驱散”崔英大声的说道

“警察已经到现场了,现在工厂长正在处理这个事情,但是他们不知道详细情况,说需要崔课你回来对应,因为之前都是崔课你对应的。”晓红说道

“我现在怎么回来我现在在去上海的路上”崔英说道

你说这算什么事情呢自己刚一出门出这样的事情,自己这么的背吗

挂了,她马上给总经理汇报,而在崔英得到消息的时候总经理也得到了消息。

总经理现在的心中真的是不知道怎样形容,好象打碎了五味瓶一般,个中的滋味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现在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人家口口声声的说要找自己,自己能不回去对应吗但是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回去,那客户这边怎么办你放谁的飞机也不能放客户的飞机吧

这可是自己联系的说要去拜访客户的,现在自己在半路回家,算什么呢

总经理权衡了半天之后对崔英道“崔s,你马上打车回公司去处理这个事情,对于处理的情况请随时和我报告,懂吗”

开玩笑,现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矛头直指向他,他能这样放心吗要是处理不好,只怕会影响到他的去留。所以他必须要求崔英时刻和他汇报。

“我回去了,谁做翻译呢”崔英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的,你先回去紧急处理这个事情吧,我等下打给营业的小蔡,他等下来替换你”总经理说道

崔英一听,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在能停车的地方停下来等候的士打车回公司。而总经理呢等崔英一下车他开始马上打了个。

“尚s,你放下手上的工作,马上要公司派车送你来机场,对,马上来白云机场,和我出趟差”总经理说道

“老总,崔课不是和你去了吗我现在这里走不太开,正在做翻译,家属的情绪很不稳定,现在现场的气氛很紧张”那头的尚雨旋说道

“你和家属说崔课长已经赶回去了,有什么事情要他们和崔课长谈,你不知道事情的经过,马上收拾好东西来机场,明天有个非常重要的宴会的,你务必一定要出席”总经理说道

挂完,总经理闭上眼睛,双手抚面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我这么背吗从去年过年前起,自己从来没有顺利过,一直都是问题一堆,现在又出现这样的事情,怎么得了呢希望明天的这个宴会能让他心情好一些吧。

------分割线-----------

四喜这几天总觉得公司的气氛怪怪的,好象很沉闷很压抑一般,死者家属来公司闹事情的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公司内部私下也开始议论纷纷,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事情好象昙花一般,一现而不见,具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除了日本人之外,也人事的几个人知道了,而具体的谈判问题都是崔英在一手跟进,现在完全没有一点消息透露出来。

不过看看总经理的脸应该有所了解,不会是那么顺利的。总经理从上海回来之后,脸色不好,脾气更加不好,在会议上不知道骂了多少人,本来一直以前还和总经理唱唱反调的工厂长都不唱了,任总经理在会议中发泄。

与此同时四喜还发现了一件怪事情,那是新的车型663的图纸开始有着大幅度的变更,设计变更的图纸一天之内四喜收到了近十份,而这些设变呢几乎大部分都是在外型上。

看着生产管理部发过来的设变图纸,四喜拿着东西在手上半天没有动,日本人做事都是很稳妥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思考很久的,布局很久的,一个新制品生产准备推进到这个阶段,突然搞这么多设计变更,一定是某个环节出了什么大的问题,否则不可能这样做的,而突然这么多的图纸设变,你说出了什么大问题呢四喜都不太敢往下想。

紧接着让更加惊奇的是日本总部这边突然派遣了三个人过来出差,出差的名义是说对应交通事故的事情,但实际呢他们来之后一直在公司的电脑服务器房,一天都几乎不太出来一下的。你说对应个什么屁交通事故呢~

...

吉林看白癜风哪家专业
广东治妇科病的妇科医院
吉林治白癜风的医院在哪里
江苏精囊炎去什么医院
潍坊看牛皮癣医院是哪家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