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探访桃姐拍摄地看望生活中的桃姐图

2018-11-06 09:11:53

探访《桃姐》拍摄地 看望生活中的桃姐(图)

电影《桃姐》的拍摄地——杏林护老院大厅

杏林护老院所在的药局街有不少老人院

“桃姐”住的护老院小房间不到4平方米

片中叶德娴扮演的桃姐在这里打麻将  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微博)今晚颁奖。《桃姐》入围电影、影帝、影后等五个重量级的奖项。这部讲述老年人生活的文艺片,为什么吸引刘德华投资并主演?为什么能让叶德娴两个月不染发本色出演?为什么吸引徐克、秦沛、宫雪花、洪金宝、黄秋生(微博)、宁浩(微博)这些电影人出演?本报来到香港深水埗杏林护老院,探访现实中的“桃姐们”,希望能够在生活中找到答案。

香港老城区寻访护老院

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在尖沙咀的香港文化中心,这附近高楼林立,商业繁华,充满了时尚和朝气。而从这里搭乘五站地铁来到香港老城区深水埗,一出站口则有强烈的穿越之感:灰色系的老楼连成一片,天空也显得灰暗。街边小店外摆放的衣服是过季款式,有老人在那里翻看、认真地讨价还价。沿着小街往纵深里去,街道两边卖杂物的一字排开,价格从几十港币到100多港币不等,只是与时尚完全不搭边。

深水埗是香港早期发展的商业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人烟稠密,因此老龄化程度很高。看到这里“护老院”、“老人院”、“养老院”的招牌多得惊人,这些护老院大多坐落于灰头土脸的六七层小楼上,外面挂着一些洗过的衣服,楼下就有一些老人靠在墙边,空洞地仰望,不知在想什么。很多老年人或坐在广场上,或慢慢地走,身体孱弱地拄着雨伞或拐棍过马路。而在这里想要找个能听懂普通话的年轻人问路也比较困难,因此我们寻找《桃姐》拍摄地“杏林护老院”颇费了些周折。直到遇到巡街的警察,才终于搞清楚大概的位置,在一条名为药局街的尽头。

老人们喜欢听华仔唱歌

这条一公里长的药局街上就有五六家护老院。远远地看见了“杏林护老院”的牌子,就是《桃姐》电影中的样子。买了水果去看望这些现实生活中的“桃姐”。

走进护老院大门就仿佛走进《桃姐》电影中,进门就是厅,中间摆着桌椅,有几个老人在聊天,很多老人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看见我们,首先是愕然,然后微笑,目光紧紧地盯着我们。

杏林护老院的黄青仙主任接待了我们,还热心地将我们带到了一位活泼的老人黄伯伯面前。问他有没有见过刘德华和许鞍华,他听不懂普通话,黄主任从旁翻译,听到刘德华的名字,黄伯伯激动地说:“华仔!我好中意他(喜欢他),华仔还跟我聊天,问我在这里过得好不好,还给我唱歌。”而其他老人也都喜欢华仔。听说当天华仔来拍戏,老人们很激动,集体围观。刘德华也跟大家亲切地聊天,唱歌给他们听。老人们到休息时间都不肯休息,吵着要看华仔拍戏。

虽然刘德华在这里的戏份不多,但完成了自己的戏份后,一有空还是会来到这里和老人和剧组待在一起。《桃姐》公映后,专门在这里放了一场让老人看,问黄伯伯演得好不好,黄伯伯大声回答:“演得好!”惹得大家一阵欢笑。问黄伯伯有多大年纪,黄青仙主任说:“92岁。”从老人的精气神上还真是看不出呢。

叶德娴向老人学习动作

杏林护老院位于一楼进出方便,外面的视野相对开阔,停车场也在旁边。相信这样方便调度的环境也是许鞍华导演选择这里拍摄的原因。黄主任说,《桃姐》开拍前,许鞍华导演曾数次前往院里观察老人的日常生活。而电影在这里拍了将近一个月,女主角叶德娴每天都来,跟老人们在一起,看他们的动作神态,学习中风老人走路的样子。

剧中的老人俨然是生活中的样子,难道护老院的老人都参加了演出?黄主任笑说:“戏里的老人都是剧组请的演员,我们只是看他们拍。”片中有些场景虽然护老院的老人入镜了,但他们可能都不知道。也正因为如此,《桃姐》中的画面才显得非常真实。

片中有段剧情,给老人喂饭时老人排排坐,工作人员坐着可以滑动的椅子来回喂,黄主任说:“没有那样夸张啦。我们护工给老人喂饭是一个一个喂的。”问及老人平常的活动,黄主任笑说,当然是打麻将了,她还特意带我们到戏中叶德娴打麻将的麻将桌前,给我们比画着:“她是坐在这边的。”黄主任还带我们参观叶德娴扮演的桃姐在剧中住的房间,大概不到四平方米,只有一张床和小桌子、小柜子。里面现在有别的阿婆住下了。

《桃姐》演的就是现实生活

养儿防老,很多中国人都有这样的传统思想。但在香港,老年人都接受了住进养老院的事实。香港老人院总数700多间,约八成为私人经营的,经营规模分为大、中、小三种类型,杏林护老院这种一百多个床位的规模属于中型,有工作人员和义工24小时看护。

据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披露的数据,截至2011年年中,香港65岁以上老人为93.5万,占总人口13.2%。到了2033年,香港有四分之一人口是65岁或以上的长者。在香港,高度的国际化导致家庭问题更加复杂。黄主任说,香港人进养老院的原因很多,有单身的老人,有儿女工作没法照料的,甚至还有子女移居海外渐渐失去联系的。《桃姐》戏中其实表现得很真实。像黄伯伯,他家是在“杏林”对面的,但还是来养老院里住着。

在探访的过程中,深水埗很多地方正在拆建。这个改造中的老城区将来也会成为香港人的记忆。生老病死,这是每个人都逃不开的命运。《桃姐》唤起人们的思考:谁人没父母,谁不会老去,社会的快速发展让年轻人的心飞得高了,腿迈得远了,或许《桃姐》中演的也是很多人未来的生活模式。探访结束,我们终于理解为什么《桃姐》能够得到金像奖的垂青,了解到了香港电影人的良苦用心。

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微博)受访——

《桃姐》告诉我们,理想和市场可以重合

香港电影金像奖组委会主席陈嘉上在金像奖颁奖礼前夕接受媒体采访,解读今年电影提名中透露的香港影坛现状。本届金像奖影后之争,叶德娴呼声。没想到陈嘉上却说:“叶德娴得影后,我也压力很大,很怕万一爆冷。很多人希望,我只能说很多人看好,但看好不一定(得),这事以前发生过。”至于汤唯在《武侠》里戏份并不重却仍提名影后的质疑,陈嘉上解释:“影后不是根据戏份提名的,而是根据演出是否有亮点。至于汤唯的演出,可能评审觉得她的演出对大家有影响,或者希望能让她得个提名,再推她一步。

今年金像奖,影帝提名的争议是许多遗珠之憾,对于余文乐(微博)等人的遗憾,陈嘉上说:“影帝,演的好的有好多。我也没拿到导演,我也很遗憾。”陈嘉上觉得,可以通过提名了解香港电影人的想法,“他们今年怎么想的,我们都在解读。今年大家将眼光投向了一些大家不曾留意的演员。这一点是我非常喜欢看到的。”

陈嘉上觉得,其实金像奖有规律可循,“电影走上坡路的时候,都是文艺片拿奖。市场不好的时候,商业片就拿奖。今年都很平均,电影人都有余力,不惊恐。我觉得这是我的理想状态,不会刻意地去为了得奖拍戏。《桃姐》艺术成功,商业也成功。以前就说,拿不到钱就去拿奖吧。今年的《桃姐》告诉我们,理想和市场可以重合的。”

陈嘉上对去年香港电影的整体成绩还不满意:“大部分电影水平不平均,不能做到平均的成功、平均的好评,就是不成功。大家现在看到的港台电影,就是经历过好莱坞海啸后的状态。现在这个海啸刮到了内地,我只能说我们必须要干得更好。想方设法将电影回归观众,拍大家想看的电影。必须要把观众和导演的关系建立起来,中间不要再有其他关系插进来。”吴珂

视频日记

海报张贴 金像奖倒计时

4月14日11:30多云转晴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进入倒计时,15日晚将在香港文化中心举行颁奖典礼。再次前往香港文化中心探营。

14日,各路媒体前往金像奖协会领取证。目前红毯基本铺设完毕,外围的巨大金像奖明星海报已经张贴,绵延100多米。路过巨幅海报的游客都要合影留念,虽然为了保护海报和红毯,外围已经用护栏全部围了起来,可仍然不减大家合影热情。甚至有人和朋友商量,颁奖当天要早早来在观景台上占个好位置才行。

表演嘉宾有叶德娴、李云迪(微博)

4月14日14:30晴下午从大会获得消息,今年的金像奖首次采用五个主持人主持,包括曾志伟、郑中基(微博)、林家栋、曾宝仪(微博)、Angelababy。颁奖嘉宾名单有舒淇、刘德华、九把刀(微博)、陈妍希(微博)、柯震东(微博)、高圆圆(微博)、徐克、洪金宝、李玟(微博)、梁家辉、吴君如(微博)、陈可辛、黄秋生、张智霖(微博)、尔冬升等。表演嘉宾有影后入围者叶德娴,还有钢琴才子李云迪。

央视电影频道15日22:28将延时播出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现场实况。

本报特派香港解晨红 唐爱明 王智

电动球阀
瘦瘦包
外盘期货招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