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陈坤首谈离开老东家自立门户是目前选择白

2019-01-13 02:37:30

  陈坤首谈离开老东家:自立门户是目前选择

  陈坤

  羊城晚报王正昱

  与一家经纪公司维持了长达十年的合约关系,陈坤在内地演艺圈里算是为数不多的“长情”之人。今年8月,与荣信达公司合同期满,陈坤终于还是与李少红说“再见”。在这之后,关于陈坤跳槽的传闻比比皆是。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的专访时,陈坤才首度透露自己已经开始了“北漂”生活。他说:“自立门户,是目前的选择。”下半年,陈坤的工作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有新戏要拍,也有新片要公映,他的“北漂”之路走得顺风顺水,“等做完这些事情,我会再看看现在的工作方式是否合理,不排除变动的可能”。

  【入行记忆】

  “拍完部电影,我依然想着要做一名设计师”

  1996年考电影学院,陈坤本来是去当朋友的陪考,结果无心插柳柳成荫。出演处女作《国歌》,陈坤本来也是陪着同学去面试,结果吴子牛导演将“聂耳”一角给了他。或者命中注定了陈坤要做演员,但他却毫不掩饰内心的另一个梦想:“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名室内设计师。”

  羊城晚报:记得拍完《国歌》后感觉怎么样吗?很有成就感?

  陈坤:那个时候我还没毕业。我以前一直想做室内设计师,即使演了《国歌》,想法也没有太大变化。当时我想得更多的是拍一些戏,赚点钱之后去学习(笑)。

  羊城晚报: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红起来了?

  陈坤:在《像雾像雨又像风》之后,我发现自己走在街上已经开始有观众认识我了,他们见到我会说:“咦?陈子坤(陈坤在剧中饰演的角色)!”这对于一个刚刚找到做演员感觉的年轻人来说,还是小有成就感的。但是坦白说,我心理上的变化并不大,或许当时还没有完全打定主意要做这一行吧。

  羊城晚报:那什么时候确定把演员当职业的呢?

  陈坤:2000年毕业的时候,我与李小婉的荣信达公司签约,那个时候我才把演员当成了一份工作去做。婉娘(李小婉的昵称)和李少红导演对我来说是人生中重要的两位启蒙老师。如今掐指一算,已经过去十年时间,我也从一个懵懂的愣头青成长为一个相对成熟的演员。

  羊城晚报:李小婉说“陈坤是荣信达成功的产品”,你怎么理解这个成功?

  陈坤:荣信达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按照一种积极健康的模式去培养艺人,公司没有一个艺人是靠绯闻炒红的。成功,需要有一些坚实的东西积累起来,用每一部作品去打基础,逐渐走到更高更好的位置。我很荣幸得到婉娘这样的评价。

  【开始北漂】

  “卸去重负重新出发,挺好的”

  今年8月,陈坤和荣信达公司长达十年的合约关系走到了尽头。尽管合作时间还可以继续延长下去,但陈坤终选择了离开恩师李少红和李小婉。他在微博()留言说:“孩子长大了,想出去看看。”如今,关于陈坤高价签约某某公司的传闻满天飞。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陈坤才首次坦白:“自立门户,是目前的选择。”出道11年,事业有成的陈坤却开始了他的“北漂”生活。

  羊城晚报:与荣信达十年的合作就这样结束了,难道李少红和李小婉就没有挽留你?

  陈坤:其实双方都有不舍。十年感情,我们早就不是公司老板和艺人之间的工作关系,她们就像我的长辈,像我的亲人一样。她们虽然不舍,但也会为我考虑。我很感谢她们的理解和支持。

  羊城晚报:都说陈坤是荣信达的台柱子,现在你走了,不是拆台?

  陈坤:我觉得不会。虽然对于荣信达现有的一些新人来说,我是他们的师哥,比他们出道早,作品也比他们多,但谁都说不准十年后或者三五年后,他们就不会比我更加成功。所谓“台柱子”,一个离开了,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立起来,公司不会因为谁离开就受到重创。

  羊城晚报:你说你现在开始“北漂”了?

  陈坤:目前我和我的团队在一起,我们都是合作多年的同事。我是说过“北漂”,但应该不是大家想的那样一无所有地在北京生活,没有那么惨啦(笑)。我想这应该是一种现阶段的生存状态吧,就是卸下了一切之后的洒脱,卸去重负,重新出发,挺好的。

  羊城晚报:你自立门户单干,是受到了好友赵薇等人的影响吗?

  陈现在是一个专业分工非常精细的时代坤:也说不上是受了谁的影响。我觉得现阶段来讲,这个选择可能比较好———身边有一个相对成熟的团队,可以按部就班地开展工作。但也不是说我就会一直单干下去,目前手上还有几部电影要拍,等拍完这些电影后,我们或许能得到更多的运作经验,不排除将来也有变动的可能。

  羊城晚报:这段时间关于你签约经纪公司的传闻很多,有人开出丰厚条件吗?为什么不接受?

  陈坤:这一段时间以来确实和一些公司有过接触,也有不少公司开出一些比较好的条件。但关键还是在于合作的思路、发展理念等等,很多方面都需要契合,而条件丰不丰厚,说实话我不是特别看重。

  羊城晚报:你怎么评价现在的工作团队

陈坤首谈离开老东家自立门户是目前选择白

,谁话事?

  陈坤:团队发挥作用的关键在于团结协作,也就是teamwork(合作),没有谁说了算。比如选择一个剧本,也会有我自己不喜欢的,但如果团队的意见能说服我,我也会接受,我尊重大家的决定。

  【近期作品】

  吸料机

  “演周恩来,不需要太复杂的化妆”

  去年一部《建国大业》,明星扎堆出镜,而陈坤饰演的蒋经国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时隔一年,陈坤再受韩三平之邀,出演《建党伟业》里的周恩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坤曾夸下海口:“除了我,还有谁更像周恩来?”虽惹来一些非议,却显示了他的决心。

  羊城晚报:为什么导演会找你演周恩来?

  陈坤:在《建国大业》后,韩三平导演就找过我,我们说好有机会再合作,正好就撞上他又要开拍《建党伟业》。或许导演想要在《建党伟业》中起用一批年轻演员吧,毕竟建党初期,毛泽东、周恩来他们都还很年轻,找大家熟悉的特型演员来扮演也不太合适。从我的角度讲,能够出演年轻时代的周恩来是我的荣幸,他是我一直以来的偶像。

  羊城晚报:刘烨说他演毛泽东还要戴发套,你的造型呢,复杂吗?

  陈坤:我和刘烨在形象上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伟人的形象有很大差别,不过我的造型没刘烨那么复杂啦,不用戴假发。因为演的是年轻时的周恩来,那个时候他是戴军帽的,所以加一顶帽子就能盖住头发。当然,周总理的浓眉毛就需要化妆师去修饰了,但也不会太复杂。

  羊城晚报:有观众觉得你不像周恩来,你定妆后感觉像吗?

  陈坤: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说不太像,并不是指妆容不像,而是说我不够神似。所耐高温套管以开机前我一直在做努力,找了很多关于周恩来的书来看,还有一些历史影像,去模仿他的动作和说话风事实远没有想像中的那样糟糕格。现在已经开拍好几天了,感觉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很多。

  羊城晚报:你演过聂耳、蒋经国、周恩来这些历史人物,与虚构人物相比,演起来有什么不同?

  陈坤:大家越熟悉的人物就越难演。一旦不像,首先观众就不会买账。而且你不能对这些历史人物进行太大的改造。演蒋经国算好一点的,因为大家都不太熟悉年轻时的他,所以可以加入一些发挥的成分。但周恩来这样的人物就不行了,必须尊重历史,我也会更加谨慎地对待。

  羊城晚报:徐克的《龙门飞甲》呢,你在里面演一个什么角色?

  陈坤:为了这部片子,我等了8个月,之前一直都在更改档期,目前定在10月开机,我正在锻炼肌肉呢!至于片中的角色,具体的我不能透露,只能说这是陈坤从来没有演过的角色,不过肯定不是像传言所说的演太监(笑)。

  羊城晚报:《让子弹飞》里和三位影帝合作的感觉怎么样?

  陈坤:姜文是个天才,无论是做导演还是演员。在剧组的时候,我常常会思考他在想些什么,但他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他会给演员很大的自由度,比如我问他戏该怎么演,他会说:“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完全解放演员的天性,不束缚在任何一个框架之中。葛优私下里一点架子也没有,没他戏的时候,他还会和当地的老百姓蹲在一边聊天,非常随性。发哥(周润发)的演技是毋庸置疑的,不管是《上海滩》、《英雄本色》还是《赌神》,他在那个时代几乎是所有男孩子模仿的对象,我也不例外。

  羊城晚报:姜文邀请你的时候,用到“内地一哥”一词,你认同这个称谓吗?

  陈坤:很感谢姜文导演能给我这样高的评价,但高帽子戴不戴得下,只有自己知道。我相信只要是用心演戏的男演员,就一定想当“一哥”,但“一哥”并不代表必须跑在谁的前面,或者踩着谁。

  【身边的人】

  “很多人都想做赵薇女儿的干爹,我只是其中之一”

  在陈坤的微博上,经常能看见他***的与朋友聚会的照片,里面少不了赵薇和周迅两位圈中好友。外界一直好奇三人为何这么如胶似漆,甚至一度还传出过陈坤与赵薇的绯闻,但他说:“我们只是好哥儿们!”至于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赵薇婚姻亮红灯一事,陈坤就替好友回应道:“赵薇的幸福都写在脸上!”

  羊城晚报:你演的都是忧郁型角色,生活中的你阳光吗?

  陈坤:当然阳光,我不算“宅男”,前段时间才刚和家人到处去旅游了一圈。角色只是角色,做人还是阳光点好(笑)。

  羊城晚报:但你的服装颜色总是黑与白,比较单调。

  陈坤:可能自己有些固执吧。我不是一个在“穿”上太劳神的人,耳钉几乎是我浑身上下的饰品。除此之外就是手表,我从不戴戒指、项链,太琐碎了,简单就好。

  羊城晚报:大家都很好奇,是什么让你和赵薇、周迅她们玩到一起?

  陈坤:我和赵薇是多年的同学,也是老友虽有缺憾,在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上课,一起逃课出去玩。她的性格一方面大大咧咧,像是我的哥儿们,很讲义气。在学校里,记得有一次赵薇跟我说,她担心我一个人呆着,会变得更孤单、更内向,所以就经常叫我一起玩。赵薇很照顾朋友,我们的友谊才可以保持那么久。和周迅的友谊缘于《像雾像雨又像风》,她是个很善良的人,和她做朋友让人很安心。

  羊城晚报:赵薇生了孩子,有让你做她女儿的干爹吗?

  陈坤:只要她愿意叫我干爹就行,只要赵薇同意。其实要当她女儿的干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赵薇人缘好,好多人都争着当她孩子的干爹、干妈,我只是其中之一。

  羊城晚报:平时你们一帮人聚在一起都怎么玩?

  陈坤:大家都没有固定的时间相聚,平时工作都很忙,只能碰时间,通常就是一起吃个饭,或者在家里玩游戏、听音乐、聊聊天什么的,很像老年人的生活。

  羊城晚报:有传赵薇的婚姻亮起了红灯,她有告诉过你吗?

  陈坤:有这样的事情吗?我没有看到过这些报道。近和赵薇联系过,她告诉我:“新加坡阳光好、气候好,很幸福。”有什么心事,赵薇是藏不住的,她的幸福都写在脸上,你会感觉得到。

  【链接】

  当他真情流露时

  通常,陈坤在人前都表现得有点“酷”,不过偶尔有那么几次,他还是不自觉地当众流露真性情。从他的微博,大家也可以看到他在生活中的另一面。

  “我一直不是个很娱乐的人,所以我希望我们今天做这期首映特别节目,所有的观众焦点都围绕影片本身,我不习惯那种方式。”

  堆焊焊丝  ———2006年4月21日,陈坤为宣传电影《理发师》而做客《中国电影报道》栏目。其间,导演提出让陈坤在节目现场骑自行车,被陈坤及其经纪人当众拒绝。

  “小时候,家中如果有点钱,妈妈会买好肉好菜回家,还假装吃不下,把好菜留给我。直到我去餐厅打工,她还是舍不得吃,要留给我。妈妈的做人处世深深影响我,让我不会有点成就就迷失。姐姐其实小时候被人收养,我们是长大后才再相认。姐姐卖血换现金,为我争取演出机会,但等我崭露头角了,她却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陈坤很少在公开场合谈到家人往事,今年3月在台湾接受侯佩岑的访谈,却数度哽咽,展现真性情的一面。

  主持人:优优怎么来的?

  陈坤:生出来的。

  主持人:是你亲生的吗?

  陈坤:如果我现在问你,你的孩子是亲生的吗?你是什么感受呢?

  ———今年3月,陈坤在台湾接受媒体访问,被问及“儿子”优优是不是亲生的,陈坤如是回应。这段对话被媒体理解为“陈坤承认儿子是亲生”,对此,陈坤再度开腔:“我从来没有拒绝告诉别人有个儿子,只是觉得没必要更深地跟大家分享,我会保护儿子,让他健康成长。”

  “老姐放假回昆明去了,把她的车钥匙留在妈妈家。今天突然看到我三弟施施然开着姐的车出门,我忽然有些怒了,问他:‘你有急事吗?’他说,‘没有。’我很严肃地说:请把虚荣收起来,你要用你自己的原则来判断什么事该做什么不该,也许你认为我把此事想复杂了,但我通过你做的推断出了你的幼稚,我想你成才不是成条虚荣的虫!”———摘自陈坤微博2010年8月1日12:38

  “红绿灯停车,转头看看右侧副驾驶座上的少少爷,再转头望向我左侧的车窗外,旁边公巴上一对父子也如同我们一样左右平排坐着。父亲看儿子的眼神很暖。绿灯,我的车过线离去,忽然间告诉自己要记住那被我抛在身后朴实的眼神,那种暖从不会因为外部原因有任何的改变,我忽然回头狠狠的看着我的儿子,笑……”———摘自陈坤微博2010年8月26日13:41

  【印象】

  约访陈坤花了很长的时间,因为他不想在工作的事情没有敲定前就借此炒作自己。直到上周的一个代言活动上,回到家乡重庆的陈坤才接受了的专访要求。

  提前来到发布会现场,没想到陈坤是个到达的明星,当时距离发布会开始还有整整一个小时。据陈坤的经纪人说,凌晨四点他们才结束成都的工作,坐车赶到重庆,几乎没有休息。陈坤给人的感觉并不像典型的重庆人那样热情开放,关于私生活的问题,他一概不回答:“那是我个人的事情,没必要和大家分享。”

  采访的时候,不时有工作人员前来围观偶像,他们用重庆话叫着陈坤的名字,陈坤也一遍又一遍地点头示意,并不时用重庆话回应着。他私下里跟自己的工作人员感叹:“真怕离开重庆久了,家乡人会忘记我。”为了记住家乡的味道,陈坤在结束工作后,就马不停蹄地带着他的团队成员去吃了一顿重庆火锅,然后又径直赶往机场回北京。这一天里,陈坤几乎一直在风风火火地赶路。他对说:“‘艺’人就是要‘异’于常人。几个月没有这样奔忙了,稍微有点不适应,但我还是很乐在其中。”

菏泽撬棍起钉器品牌大全
三星nx100
海尔岛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