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埃及古老历史凝视中的文物乱世文化考古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网络

埃及:古老历史凝视中的文物乱世_文化考古_雅昌现藏于德国柏林博物馆的娜芙蒂蒂头像 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 卡特(单膝跪者)在法老图坦卡蒙的墓

埃及:古老历史凝视中的文物乱世_文化考古_雅昌

现藏于德国柏林博物馆的娜芙蒂蒂头像 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 卡特(单膝跪者)在法老图坦卡蒙的墓室门口(参与发掘的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馆的Harry Burton摄)。 埃及考古的诞生与西方工业化及殖民主义是密切相关的。然而,近代以来的埃及人对古老的宗教、语言和文明的认同有问题,一方面他们有需要去认同法老时代的古文明,以作为在其文化、旅游等领域的重要基础,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此在文化认同上存在问题,对古代的文化和文物的接受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问题。 金寿福 埃及考古的诞生与发展或能对人有所启发。实际上,埃及考古的诞生与西方工业化及殖民主义是密切相关的。促使其诞生的因素有两方面:一是西方世界实现工业化之后,生活水平整体提高了,西方人逐渐开始对他者的文化产生了兴趣;二则涉及近现代的埃及人对自身的宗教、语言和文明的认同问题,一方面他们有需要去认同法老时代的古文明,以作为在其文化、旅游等领域的重要基础,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此在文化认同上存在问题,对古代的文化和文物的接受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问题。 拿破仑战争催生埃及学 古代埃及是一个完全依靠着尼罗河的国家,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经说过尼罗河养育了埃及,其北部是尼罗河三角洲和地中海,南部是努比亚地区。 埃及地面上保存着大量的文物,但是在埃及学诞生前,当地人都不知道那到底代表了什么。即使对于金字塔,也曾有很多版本的解释,有些基督教徒认为那是约瑟替埃及法老建造的粮仓,能够储粮以应对灾荒,因为《圣经 旧约》里记载约瑟是被兄弟卖到埃及为奴隶的,后来因为给埃及法老解梦而受宠,官至宰相。此外,当时的西方人对埃及的了解,就主要是通过古典作家希罗多德等对埃及的描述了,在现在看来,这些描述非常不全面,甚至还夹杂了很多错误的信息。 然而,当西方人真正动手开始挖掘、发现和研究古埃及的时候,那时的埃及人对自己的古文明也已经麻木了。当然,在那个时代,也根本不存在今天这样的关于文物和文物保护的各种观念。 真正的埃及学诞生,是在拿破仑战争时期。拿破仑为了削弱英国在亚洲和中东一带的势力,想要占领埃及,以切断英国与印度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继承了自古代希腊以来的热衷于文化输出的行为特征,拿破仑也想要在被征服的土地上传播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 1798年6月,拿破仑率领10万大军在亚历山大港登陆,大军进入开罗之后,于1798年8月24日建立了埃及研究所,要以科学的方式研究埃及,并要把埃及留存下来的文物文字都记录下来。新建立的埃及研究所的主席是蒙热(Gaspard Monge),拿破仑是副主席,研究所包括数学组的12位学者(其中有拿破仑),物理和自然历史组的10位学者,政治经济组的6位学者,文学与艺术组的8位学者。法国学者商博良被公认为埃及学之父,而这一荣誉似乎更应归拿破仑。拿破仑的远征从1798年至1801年,以惨败告终。然而就是在这短短三年间,埃及研究所从成立至法军溃败一共召开了47次埃及学的会议。三年间,法国远征军把很多收集到的文物运回了法国,1799年,埃及研究所的成员决定要把在埃及收集到的文物及其他的图文资料整理出版,题为《埃及志》。 虽然拿破仑的远征终失败了,但是他带到埃及的10万人中有160多名的学者和2000多名艺术爱好者,包括约400名雕刻师,他们在埃及对文物做临摹、记录、速写,留下非常多的资料。这些学者回到法国之后,于1809年到1829年的20年间,编撰并先后出版了分为20卷的《埃及志》。事实上,当欧洲人开始对金字塔进行丈量和记录,并研究其修建者与建造方法时,当时的埃及人却早就对金字塔等文物无所谓了。保存在法国埃及研究所大楼内的《埃及志》在2011年埃及社会的动荡中被付之一炬。 拿破仑远征所带来的重大贡献还有罗塞塔石碑的发现,石碑上刻写了三种文字,为后来的欧洲学者破译埃及象形文字提供了一把钥匙。关于破译象形文字的法国学者商博良的故事有很多,简单来说,他十几岁就立志要破译这些古代的文字,而后终于成功解读了。 参加拿破仑远征的士兵也把很多埃及文物带回到法国,不久之后商博良解读了象形文字,此后,又有很多人去埃及探险游历,这都让 埃及 在欧洲变成了时髦的代名词。当时的权贵和富人以到埃及旅游为时尚,他们或在家里摆放埃及的文物,或把屋子装饰得带有埃及风格。这种影响可谓遗留至今,卢浮宫入口处由贝聿铭设计的金字塔就是取材于古埃及的设计元素,而美国拉斯维加斯有个卢克索酒店,整个儿就是以古埃及为主题。 德国人也不甘示弱,德国的威廉皇帝用国家的钱资助学者列普修斯(Lepsius)到埃及和努比亚进行考察和考古活动。列普修斯开始是对古典学感兴趣,后来由于法国和英国的埃及学这么发展,有一个驻法国的大使和德国学者洪堡一起一方面去说服了威廉四世,另一方面说服了列普修斯去做埃及学。列普修斯开始觉得做埃及学可能在职业上没有保障,于是他们答应在柏林大学设一个埃及学教授的教席给他,他就既是柏林大学埃及学教席的拥有者,又是柏林博物馆埃及部的主任。从1842年到1846年,列普修斯在埃及的工作持续了4年的时间,他把地上散落的和各处废弃的文物都加以记录,几乎把能看到的所有地上文物和文献都记录了下来,终也是整理出十几卷的资料,包括上千张图片,以及现在埃及人或许都很难绘制出的精确的地图。包括胡夫金字塔边上的官吏墓的情况,也都是他精确记录下来的。列普修斯所标注的官吏墓,后来也被发掘了,而针对其中一座官吏墓就可能会有几本专着和几十篇论文。

灭老鼠药
黄金麻
砂浆搅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