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天庭小狱卒 第二千一百六十七章 挥手成阵,挥手破阵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网络

天庭小狱卒 第二千一百六十七章 挥手成阵,挥手破阵熙竟然敢冲上来,这是刘浪绝没有想到的,很明显,他所营造出来的大能形象,只对靥泾有

天庭小狱卒 第二千一百六十七章 挥手成阵,挥手破阵

熙竟然敢冲上来,这是刘浪绝没有想到的,很明显,他所营造出来的大能形象,只对靥泾有效。

不过,面对熙,刘浪并没有太多的紧张,因为,在此之前,他以真实之眼,对熙进行过认真的查探,熙的修为确确实实是小仙。

尽管,在小境界上,熙还要超过刘浪,达到了小仙后期。

但在刘浪眼中,依然把熙,看成是同境修者。

当然,这里的境,指的是大境界。

有圣器在手,再加上不在三界规则下的异种仙力,至少要高出一个大境界,才能给刘浪些许压力,而小仙后期的熙,根本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你以为吃定我了?”刘浪背负双手,泰然自若。

他很清楚,熙说他们情况差不多,是什么意思。熙肯定已经看出来,他一直都是虚张声势,借力打力。

而熙做的事情,其实也差不多。

不惜血本,送出三颗天阶丹药,目的很明显,就是让荀致远等人,彻底牵制住靥泾,而这样,熙就可趁机,夺取圣主精血。

“当然!”

熙哈哈一笑,道:“无论你是大能转世,还是强者夺舍,都改变不了你当下的修为,初登仙境就想纵横三界,未免也太心急了一些!”

说话间,熙已经伸出手掌,径直向着镇压传送通道的圣主精血抓去。

“我来!”

不过,还没等刘浪出手,黎已经一跃而上,挡下熙。

对于刘浪以分身帮他换回圣器祭坛,黎一直心存亏欠,如今,刘浪危难之际,他自然要出手相帮,但这一次黎已经学精了,并没有动用圣器祭坛。

如今的黎,就像刘浪刚刚得到无天圣碑时一样,对于圣器谈不上多少领悟,除了没办法的时候,拿出来挡一下对手的攻击,根本发挥不出圣器应有的威力。

面对境界高于自己的熙,黎很怕失而复得的圣器祭坛再次被抢,所以,选择了徒手相搏。

然而,还没等黎贴近到熙面前,脚下便爆出一声炸响,低头一看,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片蜿蜒曲折的光线,这些光线,汇聚成一个直径数米的光阵,爆发出巨大的能量,黎倒没有受伤,但再想继续前进,却变为了奢望。

他被光阵困住了。

“挥手成阵!”刘浪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作为旁观者,熙的一举一动,刘浪看得非常清楚,黎脚下的困阵,正是熙所布,不过,能在眨眼之间,布下困阵,放眼整个三界,都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

这倒不是境界所致,而是以阵道对战修者的法门,在三界早已失传。

即便是两族大战时期,术炼师也都是站在队伍,从未有过冲上前线的记录。

毫无疑问,熙玩的这一手,也不是仅有天赋就可以办到。

“大能转世,还是强者夺舍?”

刘浪不由得想起,熙对他的判断,这样的判断,放到熙身上,似乎更加合适。

“破!”但现在不是纠结熙背景的时候,黎岌岌可危,刘浪双臂一震,数道仙力迸射而出,黎脚下的困阵瞬间消失。

“这……”

熙一下就愣住了,他挥手成阵,还有迹可循,但刘浪挥手破阵,可就无法理解了,倒不是熙自信所布困阵,坚不可摧,而是,刘浪这破阵的手法,根本就不对。

正常来说,破除阵法,都要从阵眼入手。

而刘浪的仙力,根本没有抓住重点。

当然,如今仙力足够强的话,也能破阵,但刘浪的仙力根本就不强。是正常小仙初期的层次,可面对这样的仙力,他的困阵,竟如冰雪一般消融。

“黎,你先在旁边看着,这个熙交给我来对付!”刘浪让脱困的黎,退到远处,然后转回身,重新面向熙。

“接招!”

此时,熙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挥手之间,又是几道光阵打出,这一次,可不只是困阵了,还有杀阵以及幻阵。

众多光阵,自上而下,就要将刘浪笼罩其中。

不过,刘浪抬头又是几道仙力打出,尚未成型的几座光阵,又开始一点点的消失,等到了刘浪脚下,已经所剩无几。

而这些光阵,都是熙以精神力凝聚,熙的识海不可避免地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噬,如针扎一般的刺痛,一波接着一波。

生怕刘浪偷袭,熙不得不急速向后退去。

“还是实打实的来吧,不要妄图以阵法取胜,你也看到了,阵法对我没用。”刘浪并未追击,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背后的圣主精血,不是争一时之胜负。

“你的仙力不在三界规则之下,你到底是什么人?”努力拍了拍脑袋,赶走疼痛,熙看刘浪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

这一番交手之后,他终于想明白,他的阵法,面对刘浪的仙力,为什么会不堪一击了。

因为,刘浪的仙力并非纯粹的仙力,而是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更直接一点说,刘浪的仙力,不但具有实质攻击的效果,还兼备精神攻击的效果,这样的仙力,对同样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的阵法,有着奇效。

但此种特性,在三界大陆,炼气,炼体,炼精三套法则下,是不可能存在的。

即便是域外星空世界,此等变异仙力,恐怕也是凤毛麟角,至少,在此之前,熙还未亲眼见过,仅在一些古老的典籍上,读到过相关记录。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不下三遍了,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非要破坏掉,这条通往域外星空的空间通道?”

刘浪沉声喝问道。

以熙言谈行动所体现出的见识,肯定知道,圣主精血之下镇压的是通往域外的空间通道,也肯定知道圣主精血一失,通道很快就会关闭。

可是,熙还是想方设法地夺取精血。

如果单纯的因为,圣主精血本身的价值,显然是解释不通的。

更大的可能,是熙不想看到这样一条通往域外的空间通道存在。

(本章完)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在线咨询
包头癫痫病专科医院
白癜风治疗怀化哪家医院好
汕头治包皮龟头炎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