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在巴黎郊区踢球的少年们

2019年05月13日 栏目:教育

作为本届世界杯,法国队的许多球员来自巴黎郊区,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在一篇特别报道中访问了巴黎郊区的几家俱乐部,从当地人的视角描述了巴黎郊

作为本届世界杯,法国队的许多球员来自巴黎郊区,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在一篇特别报道中访问了巴黎郊区的几家俱乐部,从当地人的视角描述了巴黎郊区足球的现状。

如果你与那些看着基利安-姆巴佩长大,看到他迈出职业生涯步的人交谈,他们都会告诉你,只要你瞥见姆巴佩踢球,就知道他注定会成为1名职业球员。

邦迪(A.S. Bondy)是姆巴佩童年时加入的首家俱乐部,当邦迪总经理Jean-François Suner次看到姆巴佩踢球时,他说了句:“哇噢!”Suner认为,那种感觉肯定跟在那之前十多年有人次看到莱奥-梅西踢球时的感觉一样。

安东尼奥-里卡迪(Antonio Riccardi)是在邦迪执教姆巴佩的首批教练之一,他记得与同龄人相比,小姆巴佩做任何事情都“更好、更快、更频繁”。当然,姆巴佩的天赋还需要磨练,但里卡迪很早就知道,没有必要限制他的发挥。姆巴佩喜欢带球,喜欢突破防守者。“我历来不会要求他停下来。”里卡迪回忆说,“他擅长这个,为什么要让他停下来呢?在我执教过的所有小孩中,姆巴佩是的一个,他也很可能是我执教过的球员。”

邦迪当地人都知道姆巴佩很特别,但谁都想不到,姆巴佩的天赋能够将他带到如今的高度:虽然年龄还不到20岁,但姆巴佩已经夺得法甲联赛,成为世界足坛身价排名第二的球员,并且帮助法国国家队赢得了历史上的第二座世界杯。

在邦迪俱乐部,新一批青训学员身穿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衣,背后印着姆巴佩的名字。每周都有来找Suner,想要得到印姆巴佩或他父亲维尔福雷德(Wilfried)号码的球衣……邦迪位于巴黎北部,距离市中心仅几英里,却像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如今姆巴佩已经成为邦迪,乃至巴黎周边众多郊区和卫星城镇的一个标志。

依照行政区划,邦迪属于大巴黎地区,但在绝大多数法国人看来,邦迪是巴黎北部众多郊区(banlieue)中的一个。Banlieue是个既显得委婉,却又让人觉得羞辱的标签,指那些非白人聚居的街区,被认为是暴乱和社会冲突的代名词,犯罪与恐怖主义的滋生地。姆巴佩来自巴黎郊区,也代表了郊区。

许多球员法国在巴黎郊区度过童年,例如保罗-博格巴、坎特、马图伊迪和本杰明-门迪等,走过同样的路。在征战俄罗斯世界杯的法国队23名球员中,8人在巴黎郊区长大,包括姆巴佩、博格巴、坎特、门迪、马图伊迪、阿雷奥拉、金彭贝和恩宗齐。除他们以外,马夏尔、金斯利-科曼和拉比奥等落选法国队的球员也来自巴黎郊区。

人才井喷

几个月前,Huseyin Ergunes给Yves Gergaud打了个,建议对方来看看他所执教球队Argenteuil的1名年轻球员。

据Ergunes介绍,Argenteuil俱乐部成立于几年前,在很大程度上是个社会工程,而组建足球队的目的是提升社区的“社会凝聚力”:让当地年轻人有事可做。在市政基金的资助下,这家俱乐部建了一座干净整洁、保护良好的足球设施——在巴黎郊区,类似的球场到处都是。

Ergunes不但仅是一名社会工作者,他首先是一名教练。所以每当他认为自己发现了1名才华足以让职业球队感兴趣的球员,就会打给Gergaud。Gergaud曾在巴黎圣日耳曼担任球探五年(其间发现了金彭贝和科曼),如今在法乙俱乐部索肖担负17到20岁年龄段球员的招聘主管。

但对Gergaud来说,巴黎市郊始终是考察年轻球员的目的地,因为在这里,足球人才比欧洲任何其他地方更集中。据称除了巴西圣保罗以外,巴黎和巴黎周边的球探人数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更多。

所以Gergaud与像Ergunes这样的教练保持着联系:他们也许能够时间发现潜力突出的足球人材。这次Gergaud想要寻找1名后卫,而Ergunes认为,Argenteuil有几名16岁球员都符合他的选材标准。

“如果你的工作是挖掘年轻球员,那末你肯定不想错过下一个伟大人才。”Gergaud说。

除以巴黎圣日耳曼为典型代表的巴黎当地俱乐部以外,几乎所有法国俱乐部,例如里昂和马赛等都会到巴黎郊区“淘金”。就连英超俱乐部也经常派球探到巴黎对球员进行实地考察。如是现实情况下,像索肖这样资源相对有限的俱乐部很难参与竞争。索肖俱乐部雇佣了仅9名球探,Gergaud和另外两名球探专门考察巴黎附近的球员,如今乃至开始寻觅11~12岁的球员。考虑到竞争太剧烈,许多俱乐部不得不这么做。

“我们会在球员年纪更小的时候就与他们签约。”南特招聘主管Matthieu Bideau说,“竞争太激烈了,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其他俱乐部就会把他们带走……当地俱乐部互相争斗,英国俱乐部像沙鱼,法国俱乐部像绵羊,业余俱乐部就像沙丁鱼。”

巴黎之所以成为足球俱乐部争抢年轻球员的战场,是因为这里人才辈出。正如A.A.S. Sarcelles的教练Mohamed Coulibaly所说,大巴黎地区拥有1200万人口。“几近就像个国家,人口数量超过了比利时。这是一个大池塘。”

与此同时,巴黎郊区经常出现出某种特定类型的球员:“健壮、充满活力、拥有出色的运动能力和技术,具有攻击性——也就是组成法国国家队的那类球员。”Coulibaly说。

有趣的是巴黎郊区不仅仅为法国队贡献了一批球员,在2018年世界杯上,还有许多在巴黎郊区长大的球员代表摩洛哥、葡萄牙、突尼斯和塞内加尔参加比赛。从某种意义上讲,童年时在郊区踢球的经历塑造了他们的风格:在混凝土球场的狭小空间里,孩子们不分年龄大小,组队踢小场比赛。“那些比赛有助于孩子们提高双腿和大脑思考的速度:他们不能不快速做出决定。”Bideau解释说。

当巴黎市郊的孩子们加入正式的俱乐部,他们开始与来自郊区其他地方的孩子踢比赛。“每逢周末,我们这个国家的年轻球员们就会彼此对抗。”Coulibaly说,“这很重要。”

这也是为何Gergaud永远不愿错过亲自考察年轻球员的机会。在造访Argenteuil的那天,他在终场哨响前就离开了。没有任何1名球员能够到达Gergaud的要求,有潜力成为“下一个伟大球员”——但他相信,巴黎市郊永远不会缺少伟大的年轻球员。

千锤百炼

在一场重要的杯赛头几天,曾执教姆巴佩的邦迪教练里卡迪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安排球员们在一块坑洼不平的脏地上训练。皮球的反弹变得不可预测,地面坑坑洼洼,空气中弥漫着灰尘。

“在这类场地上踢球困难。”里卡迪说道,“但这也是他们能够学会多东西的地方。”

如果有球员在触球时出现失误,里卡迪一点都不客气。他会咆哮、命令,警告球员们如果表现不够好,就会失去在球队的位置。里卡迪发现在巴黎郊区,年轻球员对大棒比对胡萝卜的反应更积极:他们都知道,踢球不仅仅是一种娱乐。

“他们都知道基利安(姆巴佩)的故事。”里卡迪说,“对他们来说,基利安是直接的榜样,就像他们心中的明星。基利安曾经在他们现在使用的球场上训练,在同一间更衣室换衣服,几年前姆巴佩还在这儿,做过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在巴黎郊区的数百家业余俱乐部,这是所有年轻球员的梦想:他们渴望成为下一个姆巴佩,下一个;他们认为自己也许能够走出郊区,随法国国家队征战世界杯。由于姆巴佩的巨大示范效应,近几年来,许多巴黎郊区少年加入了邦迪俱乐部。“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常常被外界对巴黎郊区的偏见所阻碍,姆巴佩让他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里卡迪说。

但另一方面,由于对姆巴佩的故事太熟习,许多同样来自邦迪的年轻球员将梦想视为一种目标。里卡迪试图告诫他的球员,他们也许不会成为下一个姆巴佩,但这很困难。

“我们都渴望成为他,但也知道我们不会像他那样,由于世上只有一个基利安,我们都知道他有多么特别。”在邦迪俱乐部,一名名叫Jaydee Canvot的12岁前锋说。

“(孩子的)父母们不明白,我们并没有魔杖。”在邦迪俱乐部的办公室,总经理Suner解释说,“他们只想着儿子能够赚多少钱,过去十年变得有点疯狂了。有个家长曾问我,俱乐部为他儿子制定了什么计划,我告知他,他儿子的计划叫学校。那孩子才12岁。”

AAS Sarcelles也遇到了类似问题:家长对孩子们的期望值太高。这家俱乐部的墙柜里摆放着从这里走出的所有职业运动员的纪念品,其中既有球员,也有柔道运动员和参加奥运会的选手。不过在这些纪念品当中,的是一件背后印着马赫雷斯名字的莱斯特城球衣。(译注:马赫雷斯在今年夏天与曼城签约。)

马赫雷斯是阿尔及利亚国家队的核心球员,2016年曾随莱斯特城赢得英超联赛。从许多方面来看,在巴黎郊区Sarcelles长大的马赫雷斯的故事比姆巴佩更励志。

“他有技术,但比他更出色的球员太多太多了。”俱乐部教练Coulibaly说,“他总说自己将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不过他在这里踢球都很难。”

马赫雷斯始终坚持自己的梦想——Coulibaly称马赫莱斯曾训练到“天色太晚,几乎看不到皮球。”据他透露,马赫雷斯告诉俱乐部的小球员们,“永远不要放弃”。

问题是对许多孩子来说,梦想几近变成了整个家庭的目标。很多家长相信他们的儿子能够成功,让全家人过上更美好的生活。但是事实上,他们当中只有极小一部分能够成为职业球员。

“我们列出一份名单,让你看到哪些人成为了职业球员。”Coulibaly指着墙柜里的纪念品说,“我们不会告诉你哪些人曾经尝试,却失败了。”

为生活做准备

在他的小办公室,里卡迪坐在一张桌子前,而球员们则陆续来到训练场。每名球员都轻声向里卡迪问好,然后与《纽约时报》的两名握手。

里卡迪认为,他的工作绝不仅仅是训练球员——除了挖掘球员潜力以外,他还需要向他们灌输必要的价值观:“守时,礼仪,公平竞争,尊重权威,尊重身上的这件球衣。”里卡迪会花时间了解每名球员的家庭情况。姆巴佩等球员的家庭环境相对安全,但许多其他孩子不得不在生活中面对更多挑战。“我们常常忘记了教练们所扮演的关键角色。”专注于研究足球对郊区的作用的社会学教授Cyril Nazareth说道,“他们帮助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经常像一名关键的权威人物。”

这些教练拥有非凡影响力。巴黎郊区大约有3万名教练,23.5万名注册球员,其中超过三分之一年龄不到18岁。考虑到巴黎郊区的社会背景,足球运动和教练们扮演侧重要的社会角色。“这些孩子也许学习成绩不好,但作为的足球运动员,他们也会受人尊重。”Nazareth说。

姆巴佩就是个例子。虽然年少成名,但19岁的姆巴佩已经相当成熟、聪明并且有礼貌。在今年2月份,姆巴佩接受法国总统马克龙邀请,在爱丽舍宫讨论了体育运动对于少数族裔社区的影响。“无论在球场内外,姆巴佩都表现得很棒。”里卡迪自豪地说。

2010年世界杯期间,法国队爆发内讧,在巴黎郊区长大的一批球员是主要当事人。许多有郊区背景的法国球员认为他们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偏见。法国队队长洛里是尼斯一位律师的儿子,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他总是会在比赛前高唱法国国歌马赛曲,但在郊区长大的本泽马(来自里昂市郊)和里贝里却不会。

“人们的逻辑简单来说是这样的:在法国,球员往往来自工人阶级,有郊区背景,所以就被认为极可能沾染暴徒习性。”普瓦捷大学社会学教授,围绕法国国家队与移民之间的关系这一主题撰写了大量著作的Stéphane Beaud说。

如是背景下,许多人担心巴黎郊区助长犯法、恐怖主义和本土主义政治,认为郊区和来自郊区的球员只会带来麻烦。“对某些球员来说,如今他们乃至很难自称法国人:由于来自郊区,他们遭受了各种偏见。”Beaud说,“他们在成为职业球员就已受尽侮辱。”

近几年产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法国在2017年11月前一直处于官方紧急状态——进一步加重了法国社会对郊区和移民人口的偏见。在2015年11月份的恐怖袭击后,巴黎警方曾对圣丹尼区(Sanit-Denis)的住户进行一系列入室搜寻。

很长时间以来,体育运动在巴黎郊区的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1998年世界杯前,法国曾试图通过在圣丹尼区兴建法兰西运动场,改变当地人的生活。虽然这1计划未能取得预期成效,法国政府决定让2024年奥运会的水上运动中心、奥运村和媒体中心位于该区。

但以姆巴佩为代表的巴黎郊区球员也许会产生更直接的影响力。从某种意义上讲,与1998年帮助法国队夺得世界杯的那一代球员(齐达内、亨利、维埃拉等)相仿,在俄罗斯夺冠的这批法国球员也展现了法国的多元文化。

尽管如此,对巴黎郊区的人们来说,(来自外界的)数十年羞辱和蔑视不会因为一座世界杯而消失。“一旦年轻球员遇到问题,就会有人批评他们是坏孩子,并指责郊区。”Suner说,“但如果一切顺利,人们却甚么都不说。”虽然政客们盛赞来自巴黎郊区的球员,里卡迪和Coulibaly反复强调,当地年轻人不应当只有踢球这一条出路。

“在某种程度上,体育运动的成功掩饰了社会的失败。”Beaud说,“虽然巴黎郊区有许多足球人才,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当地年轻人的机会仍然十分有限。”

姆巴佩和队友们无法改变法国社会,但这其实不意味着他们的成功没有意义。对那些在巴黎郊区居住的人们来讲,这些球员让他们感到自豪,看到了希望,也证明了外界对他们的偏见是毛病的。“这表明,在这里生活的人也能获得成功。”里卡迪说道。

“在世界杯上,球员们或许就是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小兄弟。”Coulibaly说,“他们来自我们这里,他们代表了法国。”

经量少为什么会痛经
女孩子痛经怎么缓解
女人痛经吃什么中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