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允稷宋茗微小说浏览略

2020年10月18日 栏目:体育

允稷宋茗微小说阅读这里为您提供允稷宋茗微小说浏览,该小说叫做《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值得一看。允稷宋茗微小说精
允稷宋茗微小说阅读

这里为您提供允稷宋茗微小说浏览,该小说叫做《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值得一看。允稷宋茗微小说精彩节选:宋府上下那是愁云惨雾,东珠见宋茗微正气定神闲地抄佛经,呜呼哀哉了起来。“哎呀,我的小姐,你知道外头都怎样传你的吗?那些个京中贵女,没那个本事嫁入镇国公府的,一个个都卯足了劲说你的坏话,恨不得将你踩到泥里头去。你明天还要去相国寺吗?我看过些个日子,等风头过了,咱……”

2011年12月底

精选内容:

早在两年前,她便心生倾慕,只要大公主愿意选她,她是1百个一千个愿意。

曾氏有些难堪,她的女儿,那大公主若是想要为亲儿子求娶,怎样还会看不到?女儿这样巴巴地上赶,能得了甚么好?

郑嬷嬷仿佛看出了这母女两之间的猫腻,扯出了1抹嘲笑。

“这门婚事是世子爷向公主提的,除了府上二小姐,谁上敢着可都要被世子爷恼了。”

宋茗微闻言白了脸。

竟是那个恶鬼!

他就这么想要弄死我?

宋茗雪闻言,捂着脸就跑了出去。

曾氏觉得被甩了脸,瞪了宋茗微一眼,却道:“这么婚事是不成了,还请嬷嬷帮忙传话吧。”

宋以臣觉得丢了脸面。

他就两个女儿,一个女儿痴痴傻傻的,一个女儿竟是这样的上不得台面。

那国公府有甚么好。

mm宋倩当初嫁过去,孩子都没生下就撒手人寰了,自己的嫡亲女儿竟还赶着想要嫁过去?

对这门亲事,他是不赞同的。

因而,郑嬷嬷在宋府状似热情,实则无赖的态度下,气呼呼地回了府。

宋茗微这才大喘了一口气来。

这婚事,终究是不成了!

宋府上下那是愁云惨雾,东珠见宋茗微正气定神闲地抄佛经,呜呼哀哉了起来。

“哎呀,我的小姐,你知道外头都怎样传你的吗?那些个京中贵女,没那个本事嫁入镇国公府的,一个个都卯足了劲说你的坏话,巴不得将你踩到泥里头去。你明天还要去相国寺吗?我看过些个日子,等风头过了,咱……”

宋茗微却道:“东珠,您说我明儿个送个什么东西给师父?这佛经抄地如何?”

东珠扶额……

小姐,我刚刚说的话,你竟是半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啊?

天刚微微亮,宋茗微就和东珠一道出门。

曾氏看了没了好脸,昨晚宋以臣便没有回屋来睡,一个晚上就在书房歇着。

怪这一直闷不做声的庶女给她上了眼药,此刻她有心拖宋茗微一会儿。

“这会儿时辰还早,倒不急着这么早去做早课,你先跟我去给你祖母请个安,她昨日被你气地不轻,好歹也去问问。”

宋茗微自知有错,便随着曾氏去了。

芙蓉阁之中,丫环红烛正给宋茗雪梳妆打扮,心可是咚咚直跳。

“小姐,您这会儿真的要去?”

红烛听了外头管事的消息,说是镇国公世子本日会在相国寺里头等着宋茗微。

她自小服侍宋茗雪,自然知道宋茗雪心系盛怀安,忍不住便说了。

宋茗雪再听说曾氏拖了宋茗微去祖母那,便想要借着宋茗微的名头去会一会盛怀安。

她戴着纱帽,红烛也如此打扮,2人上了马车,李代桃僵。

马车行至郊外,2人还说着话,突然飘来了一阵黑雾。

红烛有些奇怪,撩开帘子,只看到外头厚厚的雾气,竟是连路都看不到了。

“哪儿来的一阵雾啊?”

宋茗雪闻言,探出头来。

“啊!”

车夫阿荣突然转过头来,而那身子尤在前方。

“桀桀。”

使人胆寒的声音从车夫的嘴里发出,,宋茗雪两眼一翻,倒在了红烛身上。

红烛吓得直尖叫。

“阿荣大哥,啊!”

只见车夫的脑袋从齐齐切断的脖子口掉了下来,咕噜一声滚到了宋茗雪的脚边。

宋茗雪哭喊着直踹,那脑袋睁大着眼,竟是一动不动地黏在了宋茗雪的脚边。

宋茗雪疯了似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蹦!

“小姐!”

宋茗雪趴在地上,血染红了额角边的尖锐石块。

血色如镜宋茗雪看到了红烛狂奔而来,而那本该死了的车夫阿荣却缓缓走来。

到达相国寺的宋茗微其实不知道宋茗雪产生了怎样的剧变。

她被僧人安排在了清心阁。

由于她是女儿身,虽是空门俗家弟子,倒是单独分了一个屋子。

宋茗微将佛经拿出来,细细念了起来。

没一会儿,她就看向外头。

1听到脚步声,她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师父什么时候来呢?”她喃喃自语。

本日是她拜师的头一日,师父会来看她的吧?

“嗤。”

1声嘲笑传来,宋茗微寻声看去。

寺院楼阁错落,光影班驳处,1抹玄色的身影从暗处走出。

微醺的日光下,男子挺立颀长,酷似军人的雷霆气味扑面而来。

此人龙章凤姿,眼光冷厉却生地挺立俊美,每每多看两眼便要心旌神摇。

他五官深邃,眼眸凝视而来,竟是那样地目空四海,令她不觉想起了那桃林处见到之人。

是他?

“怎样,以为是雍亲王?”

宋茗微微微一愣,她状若不经意地看了男子空荡荡的身后,失望地低下头去。

男子皱了下眉头,走到了宋茗微的身前低下头来盯着她看。

高大的人影投了下来,将娇小的她包裹在里头。

宋茗微无端觉得底气不足,仿佛只要与他多呆上一会儿就气若游丝浑身无力。

他高高在上,阴影投来好比泰山压顶,宋茗微难以忍受这样奇异的气氛,哗啦一声站了起来。

“唔……”

恰好,他低头她抬头。

冷硬的唇印在了她微凉红润的唇上,宋茗微心跳如鼓,她瞪大了双眼,立刻伸出手来,挣扎着推着他滚烫灼热的胸膛。

却发现双手酥麻无力,身子酥软难耐,竟不受控制地贴在了那人身上。

男人的舌划入她的檀口,勾地她的舌缠绵,丝丝温热从舌尖泛滥开来,直直熨烫到她的小腹而下。

她呜呜喘息,脸色殷红妩媚,剪羽杏眼半眯,情迷之下没有看到男子难以自控的黑眸闪过红光。

她神魂难守,只巴不得将身体揉入那令人心旌神摇的身躯,享受那片刻的炽烈如火。

她不意看到了门口的一个人影,艰苦地吐出了一个字。

“放……”

宋茗微刚要挣脱,纤腰就被一张大掌紧紧扣住,亲密无间地贴在了男子身上。

“额,主子?”

小4有些为难,主子昨天不是对这女子嗤之以鼻吗,今天怎样就超出了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上升到这个阶段了?

宋茗微猛地被推了开来,她狠狠地喘了一口气,还没等她指责眼前无礼的男人,就听到男人令她气地肝疼的话语。

“你是故意的吧。”

风热感冒儿童怎么调理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宝宝吃多了不消化怎么办
小儿肚子胀气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