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十伤花 第四章被请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旅游

十伤花 第四章被请”喂,小丫头,烟花好看么?“一声调笑响起,即使在喧闹的街市上,声音还是清脆的传入耳中,沙华转过眸来,这才发现她站

十伤花 第四章被请

”喂,小丫头,烟花好看么?“

一声调笑响起,即使在喧闹的街市上,声音还是清脆的传入耳中,沙华转过眸来,这才发现她站的地方是一个类似于酒楼的门前,不过那上方的三个大字她却是一点儿都不认识,可真是应了那句,我不识它,它却识我。

头顶楼上却有个人探出头来,看来说话的无疑就是他了,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样子,不过却看清了他穿着天青色的衣衫,比之余在路上看到那些凡人穿的粗糙,这人倒是金贵,她没在他身上发现同道的气息,因此只是愣了愣又转过头去。

”别转头呀,叫的就是你,你不是要看烟花吗?这上边视野宽广,正是看烟花的好去处,你快上来,这还有好多膳品居精致的小点心。“嗯,小姑娘都喜欢那的点心。

沙华看了看四周,见周围人群汹涌的来来去去,只有她站在这个酒楼门前,她抬眸去看楼上探出窗子的人,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高兴道,”你真的要请我吃膳品居那些精致的小点心嘛?“

无关于沙华嘴馋,她那些哥哥姐姐每次回去都会带一些膳品居的小点心回去,那些小点心做成一朵朵拇指大小的花儿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精致,重要的是,味道还特别好吃,沙华每每一块小点心都可以分着好几顿吃,可惜,每次她都分不到多少,实在是他们家里亲戚太多了。

”嗯嗯,你上来就是。“那人笑得更开了,只是没等他再次取笑,沙华已经迫不及待在下方一跃就飞身上站在他面前露出来的半截屋檐,那人冷不防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倒坐在铺着厚厚地毯的地板上。

而沙华趁这个机会进去,她来不及打量那个坐在地上的人,如饿狼扑虎的向着眼前一大桌美味奔去,只是转眼之间她就吃了好几盘,那些装点心的碟子都小巧得很,一个碟子不过放个五六块的点心,等地上的人爬起来看见桌上的战况他又吓了一跳,看着眼前桌上依旧吃个不停,两腮帮子腮得鼓鼓长得娇俏玲珑的小丫头,他有些不是滋味的揉着屁股坐了下来,一边摇着扇子,一边风凉道,“你这小丫头,爷好心请你吃点心,你把小爷吓一跳爷就算了,连道谢也不说声,忘恩负义呀,忘恩负义呀,小心别噎着了。。。”

他这话本是玩笑,不想他刚一说完,沙华还真的被噎着了,看着痛苦的直翻白眼,年轻男子连忙递了茶盏过去,沙华自然是接过猛喝几口才缓了下来。

”嗝!“沙华缓缓舒了口气,长长打了个饱嗝,”谢谢你请我吃点心,对了,我叫沙华,你呢?“

”哼,你可总算是想着问我名字了!不枉我一番心血请你吃这一大桌的点心。。。“年轻男子将扇子摇着,傲慢道,”记住了,我叫沈墨。“

”嗯嗯,我记住了。“沙华点头,沈墨看她的神情很是满意,可是等她下一句话出口他差点想要掐死她,”是婶婶的墨嘛?“

沈墨:”。。。“

沈墨的脸彻底黑了下来,沙华见识过那些哥哥姐姐们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而眼前的人就是已经起了生气的前兆,她怕殃及池鱼,连忙跳下椅子向来路一闪身影彻底消失了,速度快得沈墨想要反应都来不及。

”吱呀“一声包厢门被推开,沈墨眼角挑了挑,正积了一肚子的闷气,看见那片墨色衣角,顺手拿起桌上刚才被沙华喝空的茶盏丢了过去,来人快速闪身退回屏风后,茶盏砸向门窗掉落在铺着厚厚的地毯上,这时又走进来一人,那踏进来的绣花鞋不巧就被那反串的茶盏砸了一下脚,接着只听一声怒喝,”是哪个王八羔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砸姑奶奶!”

一身粉色的柳春溪脚步飞快的越过墨衣男子,撸着袖子快步越过屏风进去,里面的沈墨早在听见那声怒喝就知道砸错人了,正欲爬窗而逃,柳春溪哪里能如他所愿,她是学过武的,武术在徐州城里边的一干少年少女们中可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沈墨自然逃不过她的魔掌,一时被打得鼻青脸肿,那墨衣男子躲在屏风后边,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一直到柳春溪的拳头声音听不见才回身踏出去包厢门,然后有礼貌的敲上一敲,里面传来柳春溪淑女声音,“请进。”他这才正了正衣领,目不斜视的进去,身后小二在外间将门缓缓关上。

”哥,一会等初音哥哥过来,我们一起去逛月老庙吧?曼珠姐姐听说也去哟!“柳春溪抿了口茶,对一旁鼻青脸肿的沈墨目露凶光,而能被她称为哥的,除了进门的墨衣男子已然是没谁。

云曼珠是徐州城四大世家之一云家的女儿,她拥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丽容颜,可惜身体薄弱,小的时候还经常和她们玩在一起,但随着花龄增加,慢慢的出门就少了。

柳春溪一直知道,她哥哥是喜欢曼珠姐姐的,可惜,曼珠姐姐喜欢的却是初音哥哥。

不过在她看来,缘分这种东西并不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的,就好像她和沈墨,明明相互看不对眼,可偏偏两家的家长要好,因此她和他自然逃脱不了指腹为婚这种丧心病狂的命运。

柳元河对沈墨脸上的伤视若无睹,这种事情多看几次就习惯了,反正他已经麻木了,直接坐了下来笑着和他打招呼,道,”你今儿倒是来得挺早,嗯,那不防去闲逛一趟。“一句话自是回应柳春溪的。

沈墨被打得直哼哼,要不是柳元河闪开,他根本不会被柳春溪这死丫头揍,所以他根本不愿理他,反而转头,扯着一张被打肿的脸笑嘻嘻的对着刚才将他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柳春溪道,”春溪,你知道吗?刚才我遇着个丫头,她叫沙华,穿着一身红艳艳的衣纱,长得像朵娇花一样,艳而不妖,娇而不俗,比曼珠可是一点都不差呢!“

”是嘛?!有多漂亮呀!“柳春溪阴恻恻的,转头却笑脸看她哥,”曼珠?沙华?曼殊沙华?可真是巧了呢!“桌下的脚狠狠的向沈墨踢去,这次沈墨早有防备,老早就将脚收到一旁,转而放上一张椅子。

济南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山西省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莱芜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邢台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