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恶魔猎人在身边 二七章 恶劣的堕落者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旅游

恶魔猎人在身边 二七章 恶劣的堕落者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朦胧之色,没有声音,没有方向。在这里发呆有些时候的玛逐渐回过神来,记忆

恶魔猎人在身边 二七章 恶劣的堕落者

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朦胧之色,没有声音,没有方向。在这里发呆有些时候的玛逐渐回过神来,记忆里只有和堕落者的对话。那个奇怪的家伙去哪了?玛环顾四周,根本没有任何发现。有些泄气的玛只好收回巡视的视线,继续坐在没有实感的“地面”。

一开始的时候,马以为自己又来到了那个黑暗的地方,可是她很快就发现这里一点也不黑暗,除了朦朦胧胧和没有实感的环境,倒也没有意外发生。“该死的堕落者。”玛实在无从发泄,低声咒骂了一句。这不提起还好,提起堕落者,玛就心中有气,那个奇怪的声音除了十分恶劣以外再无任何特点。

“我说,在别人不在的时候说别人是不是有些失礼呢?”堕落者的声音忽然响起。

“失不失礼现在不在讨论范围之内,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玛语气开始激动起来。

“做了什么?”堕落者略微沉默,然后语气极度恶劣地说:“我什么也没做,你不要冤枉我!”

“你这么说有任何可信度吗?”玛鄙夷地说,她才不会相信堕落者的话呢。

“既然你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为什么要问我?”堕落者发出阴险的笑声,它显然还要继续拖下去。

玛也知道是不会问出什么来了。她问了一句话说:“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我的身体。”

听到这个问题,堕落者一愣,然后忽然大笑着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什么时候离开你的身体呢?”堕落者自顾自地笑了一会,在玛一脸黑线的时候说:“在我发掘出你的秘密之后再说离开的问题吧。不过这应该是个漫长的过程,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哦。”堕落者的笑声再次回荡起来。

“秘密?我身上有什么秘密?”玛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堕落者。

“你的秘密我暂时还没有发掘出来,不过嘛,从一些片段来看,你似乎和教会有那么点关系。”堕落者总算说了些有用的信息。

“教会?我和教会完全没有任何交集啊。”玛茫然地搜索起不多的记忆。根本没有堕落者提到的教会信息。

“既然这样,本大爷就发发善心。告诉你一些事情。”堕落者的声音忽然变得伟岸,像是救世主一般的声音响起:“首先告诉你一个惊天的秘密吧。”堕落者故意卖起关子。

等了一会,玛发现堕落者竟然没有了声息。她不满地说:“你还能不能说了?不说我就不听了。”

“哎呦喂,你还真有脾气是吧?!”堕落者声音提高了八度。尖锐的声音刺得玛耳朵生疼。“哼,就算你不想听也得听着。你的记忆中有一个封印,你现在的记忆都是假的!是有人刻意灌输给你的!”

“什么?”玛一时反应不过来,堕落者的话是什么意思呢?封印?被封印的记忆?那是什么东西?一系列奇怪的东西充斥在脑中,玛不知所措地抱着头一语不发。

“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吃惊呢?说起来我发现的时候比你还要吃惊,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人类的记忆竟然会被封印,真是有意思。”堕落者再次发出笑声,说道:“你不是问我在做什么?那我告诉你,我在试图打开你的封印。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堕落者说到这里,已经兴奋得抑制不住,它声音颤抖地说:“让我先猜猜看你的记忆中有什么。难道是被亲人欺负的情景?还是被许多男人欺负的场景呢?又或者…你是个个杀人犯也说不定!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不!不是的!一定不是这样的!!”玛大声叫喊着,堕落者所说的情景太过于骇人听闻,就算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玛也无法接受!她的情绪变得极不稳定,血液流速开始加快。一幕幕可怕的场景摧残着玛脆弱的神经。但是令堕落者惊奇的是。一股强烈的排斥忽然从玛记忆的封印处发出,措手不及的堕落者连忙稳定住。这才没有被赶出玛的记忆中枢。

“我去,竟然还能反抗!真是不知死活!”堕落者暗骂一声,开始尽全力影响封印的稳固,一道道奇异的能量向着封印飘去。甫一接触,封印就散发出强大的斥力来排斥堕落者的能量。封印的力量在堕落者的留意下并不能对它造成影响,可是玛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这毕竟是在她的大脑中,一丝丝的不适都会引起强烈的反应。

此时的玛全身冷汗直流,剧烈的头痛让昏迷中的身体都产生不由自主的颤抖!这可急坏了在玛身边守候着的堪卡夫和女生们。堪卡夫摸摸玛的额头,发觉竟然烫得惊人!“玛发烧了,应该立刻送她去医院。”堪卡夫说完就要打叫救护车。

“等等,堪卡夫,无论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能将玛送到医院,玛现在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了,一旦被人发觉,就会引起巨大的轰动,到时候玛的命运会怎样,我们谁也不能保证。”莉娜皱起眉头说:“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助玛降温,然后一切都看她自己了。我想,如果玛可以渡过这次危险,可能以后就不会再出现类似的问题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就这样看着玛受苦吗?”安妮不忍心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不是啦,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做,首先是给玛降温。”行动的蒋雯雯转身就去卫生间准备湿毛巾给玛敷额头。

堪卡夫和女生们也立刻行动起来,让玛更舒适地躺好……。

对于自己身体状况一无所知的玛痛苦地抱着头,一脸惊恐地看着地面,她真的无法接受堕落者的话。现在的玛进入了脆弱的时刻,稍有不慎,就会精神崩溃。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脆弱,真是拿你没办法。”堕落者的声音传来,竟然是这么一句话。堕落者继续说:“我告诉你,我是说笑的,你看你,怎么当真了?你难道是白痴吗?”堕落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一旦玛精神崩溃并陷入混乱中的话,她的记忆也很可能随之破坏殆尽,堕落者要极力避免这个可能,这才说了几句“人话”。

可是玛仍然毫无反应,依旧沉浸在恐怖的画面中不能自拔……。(未完待续)

兰州电机厂职工医院
石家庄市第八医院
成都治疗妇科方法
杭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太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