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冬奥会记者札记小维的中国梦

2018-11-30 21:18:59

冬奥会札记:小维的“中国梦”

在冬奥会开幕式结束后的深夜,在索契100路公交车上,伴着一串儿慢慢悠悠却不失麻溜儿的“京片子”,一只毛茸茸的大手一边比划,一边热情地伸向了我:“您好!我叫小维。您是中国吧?”

紧紧相握之后,我好奇地打量起眼前这位有着北极熊体格的纯俄罗斯爷们儿。

“小维?挺好的名字。不过我就奇怪了,你的汉语怎么说得这么好呢?难不成在北大或者清华留过学?”

“那有啊,您过奖了。我就是在俄罗斯学的,主要是坚持自学,通过教材、电视和有声读物。”

我心中一惊:今天算是碰上高人了,莫非这哥们儿是个语言天才?

“去过中国么?”

“去过北京、上海、太原,带旅游团去的。我很喜欢中国。”

哦,小维原来是个导游。

听说我是人民,小维立马儿表示,“我看过人民,也浏览过人民”。他还说,去年夏天在克林姆林宫带团旅游时,曾遇上一位中国的着名主持人——“白头发老头儿”,并与之合影。怕我不信,小维执意从中费劲地翻出了照片。哦,原来是陈铎。

“我看过他主持的《话说长江》。”小维憨厚地笑了,笑得那么天真无邪。

小维的口中始终离不开中国元素。谈到索契,小维说,这就相当于你们中国的三亚,是个很好的海滨度假城市。当听说我曾于2001年在莫斯科报道过北京申奥时,小维与我有了新的话题。他谈到北京与张家口申办下届冬奥会,显得异常兴奋:“这次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在索契会见时也谈到这个事情,我相信你们成功的几率是99%。”

何以如此打包票?除了对中国的偏爱,原来小维也有他的“私心”:“你们申办成功了,我就可以再次去中国了,去带团旅游或去当翻译,都行。”

我想,对小维来说,这是一个梦,一个美丽的“中国梦”。

我说:“放心吧,肯定没问题。依你的语言能力和对中国的了解,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干呢。”

一不留神儿,我也打了包票。当然,我也有一点点“私心”,更有一点点动心,那就是:期待我们申办冬奥会100%成功。这样,别的不说,我就可以在中国见到小维了。其实,有时候,人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

与小维的交流让我顿生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不仅有语言上的亲切,更有心灵间的亲近。尤其是小维那真真切切的中国情结,让我的眼睛有湿润的冲动,只是努力忍住罢了。

告别了小维,我来到一个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想给饥饿了10多个小时的胃寻点儿吃食。就在这时,蓦然回首,一位长得如花似玉的俄罗斯姑娘款款向我走来,用生巴巴的汉语“套辞”:“你是中国人?”“我是。”“你认为我们的开幕式怎么样?“很好,太棒了!超出了我的想象!”“真的么?太感谢你了!”姑娘听后,满脸笑意。

我的意见当然不具什么重要性,但真心的评价与肯定让姑娘十分开心,这就足够了。姑娘还想说点儿什么,估计是借此机会,练练汉语,但她身边的男友好像有些许“吃醋”,用俄语低声嘀咕了几句,听那意思,大概是“行了,赶快打住吧。你们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咳,这哥们,谁让你不学点汉语呢?!要是小维在旁边当翻译就好了。

在索契的这两天,时间虽短,却经历了很多。开幕式之前,我拖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准备从驻地赶往开幕式现场,看到两位志愿者的车上有冬奥会的通行证,于是我就上前求助,虽然他们要去别的地方,但看到我衣服上绣的五星红旗,为了“中俄友谊”,还是决定专门送我。路上因堵车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毫无怨言。虽然语言不通,无法进行交流,但我却能深深感受到他们的真诚。那种真诚来得很单纯,很实在,像细雨,润心无痕。

我想,虽然在冬奥会采访中,总会遇到各种困难,但我们若都能本着人性的善良,体育的美德,也许就能欣赏意想不到的风景。

采访体育久了,我经常这么想:体育真是个好东西。它让人不断地结识新的朋友,认识新的事物。更重要的是,它搭建了一个平台,一个交流、友谊、包容、理解、互信的平台,这个平台,承载了人们的很多梦想:平等、和平、参与、竞争、超越……

当然,也包括小维的“中国梦”。

那么,可爱的小维,再次伸出你那毛茸茸的大手吧,然后加上一个“熊抱”:让我们共同期待,期待梦想成真的时刻。

(原标题:冬奥会札记:小维的“中国梦”)

组合式不锈钢水箱
砂浆喷涂机
咖啡杯盖一次性杯盖加厚杯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