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压力焦虑迷失创业者丢掉了自己又强势回归

2019年03月18日 栏目:法律

压力、焦虑、迷失,创业者丢掉了自己又强势回归_名家观点_突袭编者按:Brian Bordainick 的创业公司 Dinner Lab

压力、焦虑、迷失,创业者丢掉了自己又强势回归_名家观点_突袭

编者按:Brian Bordainick 的创业公司 Dinner Lab 经历了高速发展,但他自己也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创业是如登山,在不断前进的道路上,不时地回顾反省一下也是很必要的。作者简介:Catherine Clifford 是 是高级。她之前是 CNN 财经频道专职报道小企业的,同时也是 CNN 纽约站的助理。 Catherine 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居住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原文发布于 Entrepreneur,由「创之」首发。布莱恩·波德尼克(Brian Bordainick)会一直记得那段痛苦的日子。他当时处于创业阶段。而现在他这个名为 Dinner Lab 的大数据驱动的餐饮项目已经成长为市值 160万美元的热门大公司。看到现在这种情况,很多人都后悔当初没能买下这家公司,他们发展得太快了。但是回到当时,波德尼克的忙碌程度已经让他无法在和别人对话时集中精神了。他经常性地神游物外,虽然看着别人的嘴在动,却不知道别人在讲什么。他身陷压力和焦虑的超级漩涡,要做的事也太多。和很多人一样,波德尼克当时经历的这种糟糕状况,我们称之为「碰壁」。其实回过头想也不奇怪。从波德尼克初在新奥尔良地下室公寓白手起家初创 Dinner Lab,到现在拿了风投,成长为一家全国性的公司,前前后后也不过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今年 6月份的时候,Dinner Lab 拿到了来自 Whole Foods Market 董事会主席 John Elstrott 的 210 万美元的投资。)很多创业者都知道,公司成长如此之快,也同时会给你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波德尼克也是这样,好像连好好照顾自己也变得尤其困难。在波德尼克全身心地投入到 Dinner Lab 项目之前,他还在一家非利性教育技术机构 4.0 Schools 工作。要在两项工作间掌握好平衡不是件容易的事。去年9月的一天,他白天要飞去新奥尔良参加 4.0 Schools 的一个奠基仪式。而同一天晚上,他又要飞回纽约庆祝 Dinner Lab 进驻纽约市场。那天是他的大日子,在两地他都获得了巨大的掌声和关注度。但是波德尼克自己几乎没有注意到那些赞美,他已经把自己锁定在了工作模式。他说「那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对大家说说像是『嘿,也差不多了,我们考虑考虑进入下个市场的工作吧。』之类的话。」Dinner Lab 项目起始于2012年八月,波德尼克在他位于新奥尔良的地下室公寓里为朋友们开了个深夜食堂。新奥尔良地区的饭店都关门很早。波德尼克曾经想象过,在午夜的新奥尔良,大街上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吃饭的地方(pop-up restaurant)。而他终也把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但是这个点子一开始看起来并不怎么靠谱。不光是前来光顾的客人大多都喝得醉醺醺的,单说要在半夜准备好餐点,运营餐厅,些事这本身已经让人精疲力尽了。不过他思路转变得很快。现在 Dinner Lab 的模式是找到一些敬业的大厨,让他们轮流当班,再利用城市各处角落没有充分利用的空间提供餐点。地点可能会选择在直升机停机坪或是废弃教堂之类的地方,而同样的食物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两次。前往就餐的人只会提前一天收到收到通知。有些活动只有会员才能参加,他们会参考用户们对菜品和酒品的反馈是否详尽。会员每年需支付 100 至 200 美元的会费,根据餐厅地点不同,每一餐还需支付 50 至 95 美元的费用(包括饮料、税金及小费)。主厨会根据得到的反馈,对以后的菜品做出调整。现在 Dinner Lab 正在为他们的家正式实体餐厅招募主厨,这家餐厅计划会在明年的三季度开业。曾经有一度波德尼克每五天就要雇用一个新员工来适应公司的成长速度。目前整个公司共有 56 名全职员工,在 19 个 Dinner Lab 进驻的城市分别再有 20 名兼职员工和侍者。在忙的几个城市,像是纽约、奥斯丁、纳什维尔和新奥尔良,Dinner Lab 每年会组织 150 次试吃晚宴。回想 Dinner Lab 的创业过程,波德尼克简直觉得要崩溃,他很早就发觉他实在对其他那些创的业者喜欢不起来。他说道,那些人总是想得太美,还老喜欢说些不着四六的话。他说「每个人都跟我说,要那样才好呢!那才叫精彩的人生啊!他们怎样去雇到人,实现了几轮的资金对冲。我只能说,好吧,好吧,但我们先来讨论点实际的。我那时就发现我周围的人很少有人愿意放下戒心,真正对我坦诚。」在 Dinner Lab 的发展经历巨大困难的时候,有些话也不太好和其他创业者说,甚至家人和朋友也不太理解你。那也很自然,别人总会对他持续升温的事业抱有极大的好奇心。「那些人总想和你说说这档子事,永远不消停,你就抓狂吧。创业真的是太难了,那种处境真是很孤独。」那段时间波德尼克学到的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有一些关心他的圈外朋友。他说「我还是有一些朋友并不清楚我在做的事,我很珍惜这些人。他们才是你真正可以亲近的人。那些只想和你谈公司和奉承你的人会让你疯掉。」学习怎样处理好外部关系是一回事。如何调整自己,找到身心的平衡又是另一回事。波德尼克一直以自己「做得比旁人更多」而自豪,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了。他终找了个 CEO 教练来辅助自己,换做三年前的他,一定会无情地嘲笑现在的自己。这个教练让他除了考虑接下来要做的事,并把已完成的工作写下来多加反省。这个过程让他突然认识到自己一直被无休止的生意牵绊住了。波德尼克自己说「没错,创业是如登山。你一直在朝上看,当你到达一座山的顶峰时,你就想着去爬下一座。但是时不时回望一下还是很必要的。感叹一声,原来我已经爬了这么高。只不过你不能沉溺于此,不然就会有人迎头赶上。要在庆祝过去的胜利和为将来做准备之间掌握好分寸,真正对自己负责,立足当下。」

名家观点,


西安电缆回收
大棚管
云南破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