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潍坊养殖户卖貂前死一半药厂私改用途猪药给

2019年07月01日 栏目:法律

潍坊养殖户卖貂前死一半 药厂私改用途猪药给貂用原标题:潍坊养殖户卖貂前死一半药厂私改用途猪药给貂用秦先生面对死貂面目忧愁(视频截图)

  潍坊养殖户卖貂前死一半 药厂私改用途猪药给貂用

  原标题:潍坊养殖户卖貂前死一半药厂私改用途猪药给貂用

  秦先生面对死貂面目忧愁(视频截图)

  齐鲁7月30号讯前不久,潍坊市的养貂户秦先生遇上了“灾年”,家里的貂临卖前死一半。

  三天死一半养殖户要赔上好几万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道,在山东的潍坊和威海地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逐渐兴起了养貂的热潮。发展到现在,养貂已经成为当地非常重要的产业,很多人也因此发家致富。潍坊诸城的秦先生今年养了1300多只貂,还有一个月就能卖了,眼瞅着钱就来了,可是秦先生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秦先生是潍坊诸城市林家村镇冯进庄村普普通通的农民,今年50岁,从2005年起,他便和村里的五十多户人家一起开始养貂。秦先生说,从开始的100只,经过不断地繁育、培养,如今9年过去,他的养殖规模已经扩大到1300多只。再有一个月,正在长大的貂就能出栏、卖钱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节骨眼儿上,不幸的一幕发生了。从三天前开始,他养的貂陆陆续续死亡,多的一天死了四百多只,到现在为止,1300多只貂只剩下一半了。

  秦先生说,他既心疼又着急,难的还是找不到貂的死因。他从镇上找过兽医,但镇上条件有限,很多检查和化验没法做,兽医也没有办法。看着貂一个个死去,秦先生却只能干着急,他还特意带来到了冷库,里面堆了四、五袋死貂。

  难道是貂群中发生了瘟疫?其他养殖户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呢?在秦先生所在的冯进庄村进行了走访。奇怪的是,村子几十家养貂专业户,出问题的却只有他一家。难道是有人下了毒?秦先生自信,他在村子里人缘不错,从来没得罪人,这也不可能。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出现大面积死亡的情况呢?

  貂的大面积死亡,直接导致秦先生一年的付出都白费了。他给算了一笔账,一只貂从出生到卖钱,需要四个月的饲养周期,貂是肉食性动物,一只貂一个月的饲料费大约是30元,四个月正好120元,防疫和药费20元,再加上人工和场地的费用,利润空间并不大。而且活貂和死貂差价悬殊,活貂可以卖到200元左右,死貂却分文不值。现在,1300只死了650只,不仅回不了本,还要赔上好几万,这对他们家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秦先生说,自己养了9年的貂,对貂的习性和养殖方法已经很熟悉,饲养也是按照往年的步骤进行,从来没出过岔子。他想起了一句俗话,“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眼下,只能尽全力保住剩下的600多只活貂,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可是,如果不查明貂的死因,就难以预防并保住这些活貂。秦先生陷入了困难中。

  貂死亡不止一家推销员称药没问题

  就在的调查采访中,潍坊诸城的另一家养貂的专业户王女士也向投诉,她家的貂也出现了大量死亡的情况。“前前后后,耷拉头,接着我就发现有死的了。”王女士说。

  王女士说,他们家的貂前前后后死了200多只,同样死因不明,他们特意把死貂放到冰柜里冷冻起来,现在已经整整放满了一冰柜。

  秦先生和王女士家相距40多公里,平时并没有来往,两家却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貂大量死亡的情况。一番沟通之后,两家人意外发现,除了正常的喂食,和往常的不同的是,他们都曾给貂服用过一种药物。

  事情还得从7月初说起。秦先生说,村里养貂的人多,平时总有镇上卖兽药的人到家里推销,这个月,天气炎热,部分貂出现了气喘的情况,而推销员恰好有一种叫做“万肺特灵”的肺部消炎药。既然对症,于是,秦先生花160元买下了四袋。

  秦先生和这名推销员以前就见过面,对方在镇上的一家饲料店上班,再加上这款药包装精致,外包装上也标有批准文号、生产厂家等信息,他觉得不可能是假药,于是按照产品背面的使用说明给貂喂上了其中的一袋,一共喂了600只。

  然而,十个小时之后,貂就出现大量死亡的情况。王女士也说,她也是从一名推销员手里买到的“万肺特灵”,用完之后的第二天,就出现了陆陆续续死亡的情况。究竟是药有问题,还是貂突然发病出现的巧合呢?秦先生说,家里的貂多,需要分两次才能喂完。当天他只给小貂用了这种“万肺特灵”,150多只“种貂”却没用。然而,“没用的一点事没有,用的死了很多。”秦先生说。

  从药品外包装上看到,”万肺特灵“是四川华西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批准文号、生产许可等信息在产品的右上角都进行了标注。为了解情况,首先找到了卖药的推销员。推销员说,药肯定是没有问题,手续什么的,都是合法的。

  推销员承认,药是她卖的。对于秦先生家出现貂死亡的情况,她说已经向厂家进行了反映,但具体这件事该如何解决,是不是药出题,由厂家负责解释。

  推销员说卖了好几千,但是出问题的就秦先生一家。秦先生却告诉,厂家已经到他家进行过查看,并找他进行过协商,由于双方谁也没有说服谁,而且厂家认为药没问题。终,他们通过推销员向秦先生转达了解决方案。秦先生的妹妹解释说,给我们一只死貂100块钱的药。

  对于“死貂给药”的说法,这名推销员并没有否认。秦先生一家认为,这套方案让人哭笑不得,一只死貂给价值一百块钱的药,六百只就是六万块钱的药,现在貂都没有了,要那么多药干什么呢?也试图从推销员手里购买一袋”万肺特灵“,但她说,出事后店里已经不卖这种药了。

  死因未明确厂家先提要补偿

  两家同时反映貂大量死亡,而且都反映和“万肺特灵”有关。为了调查真相,根据药品外包装上标注的,给四川华西动物药业有限公司打去了。

  工作人员承认药是他们生产的。随后又拨打了一位王经理的。然而王经理称,药没有问题,“在农业部都有备案的”。

  负责人说,接到养殖户反映的问题后,他们也安排工作人员到秦先生家和王女士家采样,对死亡的貂进行了解剖和分析。而且已经有了结果。为了了解真相,找到了厂家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表示,初解剖在胃里发现了亚硝酸盐,现在肉毒梭菌还在分批化验中。

  厂家工作人员说,王女士家的貂,死因为亚硝酸盐中毒和肉毒梭菌感染,而秦先生家的貂,在胃和肠道里也检出了亚硝酸盐。“可能是吃了死鸡,或者腐败的食物引起的。

  对于这样的说法,秦先生并不认可,理由是检测是厂家自己组织,有失公信;再者,喂貂的鸡、鸭肉都统一存在冷库,同一批食物,”种貂“吃了一点事也没有,偏偏是喂了”万肺特灵“的小貂大面积死亡。

  工作人员称,有可能貂本身就带有病菌了,不排除吃了药之后,加速了他的死亡。他们是正规的、大型兽药生产企业,不可能出现质量问题。如果养殖户有怀疑,他们可以出资做实验。“买一批貂,喂我们的药,看看死不死。”

  当天双方都同意这项方案,但终因为如何喂养,貂食从那里购买等细节问题没有谈妥,不过,厂家又提出了另一个解决方案。工作人员告诉,企业同情养殖户的角度,可以给养殖户一部分补偿。

  两套方案,双方都没有达成协议。对于“万肺特灵”究竟有没有问题,双方争论不休。

  企业私改药品用途猪药给貂用

  厂家自信自己家兽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出于同情的角度,可以补偿一部分,到底兽药有没有问题呢?

  看到,养殖户购买的“万肺特灵”,是四川华西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在外包装上也标注了批准文号、生产许可等信息。在产品背面的使用说明一栏标注,兽药的通用名称为“氟苯尼考粉”,主要成分则是氟苯尼考。将药拿到了山东省畜牧兽医局进行查询,工作人员却说,这个药不能用于貂,只能用于猪和鸡。

  工作人员告诉,全国所有的兽药在“国家兽药基础信息查询系统”里面都能查询得到,这套系统是国家农业部下属的国家畜牧兽医局制作,里面的数据具有权威性。根据产品的批号,我们查询到系统内关于这款药的描述为:“氟苯尼考属于酰胺醇类广谱抗菌药”,适应症为“用于敏感菌所致的猪、鸡及鱼的细菌性疾病”。

  一种兽药所适应的动物,需要经权威部门通过实验划定,氟苯尼考只能用于猪、鸡、鱼三种动物。然而,这款药的外包装在用法用量一栏却标注:每袋用于500只水貂,300只狐狸、貂子,连用3到5天。工作人员说,从标注的信息来看,四川这家售药厂的标注与国家规定并不一致,貂是不能用的。然而,据厂家工作人员反映,这样的兽药他们已经卖了不少了。

  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工作人员介绍,因为管辖权限的问题,针对这一情况,他们将上报国家农业部,然后由主管部门安排当地畜牧兽医局对违规企业进行执法检查。另外,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将安排属地管理部门对潍坊诸城市涉嫌出售“万肺特灵”兽药的单位进行处罚。

  延伸阅读:

  潍坊:儿子犯糊涂盗窃貂皮父亲明大义带他自首

  羊肉卷里掺貂肉淄博曝光五起食品药品典型案例

  济南大观园商场卖假货6件貂绒衫不含一丝貂绒

  威海文登水貂幼崽群体夭折饲料商积极赔偿

  被貂咬伤耽误治疗,感染破伤风去世

  原标题:潍坊养殖户卖貂前死一半药厂私改用途猪药给貂用

  稿源:人民

  作者:

微信小程序免费制作
seo如何发外链
个人微信如何开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