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父亲留给我的一分钱原则

2018-11-06 10:17:06

父亲留给我的“一分钱原则”

在我刚懂事时,父亲是商店的现金会计,他的办公桌就在家里,下属各门店上缴的销货款经常放满整抽屉。父母亲常夸我和弟弟从不拿抽屉里的一分钱,因为我和弟弟知道,那钱是公家的。 父亲没有学过会计,由于勤奋好学,他做现金会计时间不长又做了总账,但领导的信任使父亲同时兼任现金会计。我上小学时,父亲又一次准备为寻找账面上的一分钱差错熬通宵,我说不就是差一分钱吗?垫上就是了,但父亲说了,这账上差一分钱不等于就是少一分钱,一分钱虽补上了,但账不平的原因还是没有找到。父亲就是这样,对工作严谨而执着。 由于父亲精于查找会计差错,他多次参加了上级组织对他人经济问题的检查,好几次问题的突破口都是父亲发现的。查贪污常有人来说情,但父亲的正义感,使得到我家来说情的人都扫兴而回,父亲也为此得罪了很多人。 也许是为人正义、耿直,父亲后来被推选为单位负责人,但他仅放弃了现金会计,继续兼做总账。父亲说做会计是长期的,做领导是临时的,尽管他做领导一直做到退休。 上世纪80年代初,我走上人生的个工作岗位 税务专管员,大家也叫我刘会计了,我引以为豪。 记得有一次,我到企业查补了一万多元税款,刚回到办公室,领导就叫我把处理决定中补税多的一条去掉,我问领导错在那里,领导说叫我改就得改,我说不知错 在那里怎么改呢?之后的一次会议上,领导拍着桌子嚷嚷要我改,我很冷静地回敬了他一句,请告诉我错在那里?直到我还是没有改。 此事我顶住了,但后面的事我无法顶住。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我被5次调动,而且总是被调到离家很远、税款很难入库的地方,还有几次那位领导事先不通知就突击检查我的工作。后来同事告诉我,领导是要看我的票款是否一致。其实领导怎会知道,我受家庭熏陶,以会计父亲为榜样,一分钱也不可能差啊!1990年底,我被调到审计部门,新领导要求大家不许自作主张。有一次,我在企业进行检查,还未查完,突然来了两位同事,说是照领导的指示要与我核对情况,怕我检查有误。我莫名其妙,问题未查完,怎么会有错呢?但我心里明白,肯定是查的什么问题触动了企业。事实证明我的检查没有错,但同事悄悄说,希望我能够领会领导的意思,我说领导的意思我已领教多年。自然是我的固执让那家企业补缴了100多万元税款,但其后我的入党时间延迟了两年。 而今我已早过不惑之年,回眸往事,心潮澎湃。也许是命运的捉弄,偏偏让我在人生发光时遇到了这两位领导,但无论如何,我要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认识了社会的沧桑,磨练了我百折不挠的意志,激励了我对会计事业的竭智尽忠。 如今我也终于感悟到,不管是在工作学习中,还是为人处世上,我又何尝不是与会计父亲一脉相承?:小加

电动蝶阀厂家
低温冷水机
镀锌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