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星空琴行倒闭背后资本才是魔鬼中的天使

2019-01-11 21:21:23

星空琴行倒闭令市场哗然。

其倒闭原因,大家众说纷纭,然而GPLP君想说,或许星空琴行本身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因为GPLP君发现这样一个细节,星空琴行CEO周楷在一封被认为是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目前管理团队已不持有星空股份,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但目前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自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

遂GPLP君大胆猜测,管理团队不持有星空股份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与投资人签订了对赌,没有达到预期业绩目标使得将管理团队所持有股份划归给了投资人。如今,投资人是大股东,企业能否继续运营他们说了算,因此,当投资人宣布了死亡的时候,那么企业则不得不死。

一句话,一切不过是“红旗下的蛋,资本布下的局”而已。

这让人不禁感叹,投资人有的时候是天使,助你成长,然而,有的时候,投资人也是魔鬼,可以杀死一个人,一家企业或者一个行业,信不信由你。

一开始你就输了

从创业开始的那一刻,投资人其实与创业者就完全不对等,无论怎么算概率,开始就注定了悲剧,无论他是天使还是魔鬼。

星空琴行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输给了投资人。

星空琴行官显示,星空琴行成立于2012年6月,隶属于六艺星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由前阿里巴巴管理团队与音乐教育人士共同打造的创新型连锁钢琴培训机构。星空琴行专注于儿童钢琴上门教学,包括幼儿钢琴早教、少儿一对一钢琴课、成人一对多钢琴课。目前,星空琴行已在全国大中城市的一线商业购物中心建立近60家钢琴培训体验店。

2016年,星空琴行财务报表显示,星空琴行实现营收3.12亿人民币,这不仅与创始人周楷程2016年5月对外宣称的当年预计营收亿相去甚远,也与星空琴行1000名员工、六十余家门店的规模并不相符。

当然,作为典型的烧钱项目,星空琴行背后一直不乏资本:

2012年7月,星空琴行获得了“百度七剑客”之一的王啸旗下的九合创投的22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3年9月,获得雷军旗下顺为基金3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4年9月,获得了蓝驰创投领投、顺为资本跟投的5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5年6月又获得前阿里巴巴CEO卫哲掌管的嘉御基金领投、原投资方顺为基金、蓝驰创投跟投的2000万美元C轮融资。

大量融资的代价则是几轮融资下来,星空琴行的股份已经稀释所剩无几,再加上此轮对赌,管理层完全丧失了控制权。

因此,即便星空琴行接下来能够融到资,但是因为没有股权,整个星空琴行也不是以前的星空琴行了。

然后有一天,看到情况不对,投资人不想做了,就选择了止损,宣告死亡,整个项目不过是它的投资组合的几十分之一,他们可以承受损失的。

然而,对于all in的创业者来说,整个项目就是它的全部。

而且,很多时候,投资人还会跟创业公司签订优先权条款,优先清算条款等等,包括业绩、估值上涨的对赌协议。虽然是保障投资人利益,但有时候这也成为将创业公司推向深渊的一脚。

更何况现在,你输掉了股东及管理权,祈求投资人给你继续投资,结局可想而知。

虽非撕逼,然而胜似撕逼大战,祈求不成,或许宣布倒闭,一死了之也是个痛快。

与狼共舞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啊,所以送我心碎的方式,让我笑到一秒为止,才发现自己胸口插啦一把刀子……”作为一个创业者,田馥甄不懂投资,然而创业者看到这句话估计共鸣不少,心有戚戚焉,对创业者来说,他们或许经历的太多,不靠谱的亦或者是强势的资人,魔鬼还是天使,亦或者是带着天使面孔的魔鬼?

这仿佛是一个无解的哲学,如同风投行业的存在到底有没有意义,或者说我该不该选择风投?既然选择了风投作为开始,那么你就不得不学会与狼共舞。

资本本就是魔鬼,只是你忘记了《葛朗台》而已。

曾经和平共处的俏江南和鼎晖,蜜月之后就开始因上市失利反目成仇,创始人失去控制权,闹的可谓是满城风雨。

更有甚之,创业者被投资人逼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GPLP君就曾听朋友说到这样一个故事。

某在世界500强的外企做高管的创业者A,当年受到创业浪潮的鼓舞以及投资人的“忽悠”,毅然辞去近百万年薪,下海创业,当然,如同周鹏程的高管光环让他很顺利的拿到了投资人的大笔投资。

然后苦逼的干了2年,虽然他已经将自己的作息调成了997,带着团队在一线拼杀,无时不刻不在为了用户增长绞尽脑汁,然而创业毕竟是创业,面对竞争对手疯狂的补贴,甚至赤身肉搏的竞争者,他们用尽了全力,然而还是从行业的位置跌到了行业第四。

此时,其背后某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不干了,安慰没有等到,却迎来了疯狂的咒骂。终面对投资人的步步紧逼,这位创始人不堪重负,开完了当天的股东会,晚上就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个故事让GPLP君也曾严肃的考虑资本的问题,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还有的关于生命的话题,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

在其逝世一周年之际,谁曾考虑过他承受的压力。

医改本就是世界性难题,在中国也同样如此。

虽然风向及初衷都是好的,包括星空琴行的钢琴教育,素质教育是未来,然而,这需要时间。如果投资人不能对所投资的项目行业成长特性有充足认识,其预期就会与行业的发展特性会存在冲突和不匹配的地方。

但是有投资期限的投资人等不了那么久,投资之后,他们恨不得投完公司就马上上市退出。

2015年下半年进入资本寒冬,投资人要求春雨医生马上寻求盈利,而在当时国内整个互联医疗行业都属于探索和积累期,并没有任何一家互联医疗公司实现盈利。当张锐被逼不得不分拆上市,不得不拓展盈利但是并不是他所愿的业务,在极度的焦虑和长时间缺乏休息下,张锐去年突然离世,引来了外界叹息声一片。

资本是逐利的,投资人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共富贵时投资人是面庞可亲的天使,而遇到困难时投资人则会转眼显示出其魔鬼的一面。

有一种伤害叫捧杀

事实上,投资机构有时为了追风口而追风口的行为时常会造成捧杀的负面影响。

或许,有的时候,投资人本身就是错的。

比如,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现在的创业圈更多是一场资本游戏,而非真正的价值投资。

乱象之下,某人民币基金的投资人对GPLP君吐槽,他自己都越来越不明白这个创业圈的玩法了,“以前我们是以项目成功退出为衡量VC的业绩,而现在很多VC的标准是下一轮估值上涨,是否有人来接盘。”。

在此标准下,一个个风口被VC创造出来,同时一个个项目在资本的助推而非本身业绩增长下很快达到了十亿美金独角兽级别。共享单车仅用了一年久完成了从0到独角兽的转变,而共享充电宝如小电用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天使到B轮到融资。

O2O洗衣行业及行业明星项目e袋洗也是同样如此。

近期,陆文勇对外宣布,将从e袋洗离职再创业,这给本就不知道未来的洗衣行业更增添了一分迷茫。

O2O大潮之下,2013年成立的e袋洗等洗衣机构纷纷获得融资,投资e袋洗的机构有经纬、海纳这样的明星投资机构以及腾讯、百度这样的战略投资者。然而,e袋洗没有在烧钱大战中认输,反而是在之后寻找盈利模式的过程中败下阵来。其同行多洗也在2017年年初停止营业。

而实际上,洗衣O2O整个行业面临着倒闭和经营困难的危机。而想当年VC在这个行业砸了多少资金,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如果没有VC的捧杀,或许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型验证能更快,但是2014年、2015年也是VC募集资金活跃的时候,因此造成市场上太多资金去追逐看似风口项目,导致创业公司烧钱补贴,粗放型经营,也常常会让创业者陷入眼前表面的繁华中。

当然,终的结果是,早期投资人赚翻了,创始人失去了控股权,至于一地鸡毛终谁来买单,一切看天意吧,反正早期投资人及创业者已经离场。

而类似模式的,包括按摩O2O,洗车O2O,另外水果O2O也并不成功。

我们看到了一夜暴富,我也看到了整个上千亿的资本在飞舞,还要VC行业为此付出的代价、资源,以及数不清的创业者的迷茫以及心灵创伤。

更严重的是,创业还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

投资圈曾有一个说法叫做“90后”创业者。这个概念也是在2015年被推向了前台,看下当年的投资人和创业媒体报道,“90后创业者20分钟获得某知名投资机构1000万元投资”“某90后创业竟然要做……”之类的频繁出现在媒体中。

当然,现在来看这个被投资人和媒体消费的“90后”概念有捧杀之嫌,然而在资本及冲动之下,超级课程表、礼物说和神奇百货还是涌了出来,然而他们今天何在?——超级课程表用户量始终不是很大,后来几次转型后到现在已经没了声音,GPLP君听说正在寻求买家。

同样作为90后的礼物说创始人温城辉在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后,业务一直没有太大起色。而神奇百货的倒闭在暴露了创业者心态不成熟的同时,也同时揭示了当时投资人在尽职调查不完善的情况下的一种捧杀。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时间证明有时候,风投也错了。

那么,谁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什么时候风投变成了击鼓传话的游戏,甚至风投成为了企业及行业杀手?

风投战机主导了行业革命,同时也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命运。

风投,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农场游戏开发
友趣棋牌代理
nbb修护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