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深圳盐田法院改革破冰

2019年02月22日 栏目:健康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深圳盐田法院改革破冰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办公楼里,速裁庭法官祝序文正为手头的案子忙碌着。这位性格爽朗的东北女子曾经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深圳盐田法院改革破冰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办公楼里,速裁庭法官祝序文正为手头的案子忙碌着。这位性格爽朗的东北女子曾经以为,干到退休也就能拿个正科级待遇。没想到2014年下半年,自己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庭长。

“第二次起跑。”她这样形容自己的变化。

2014年1月,深圳市委通过《深圳市法院工作人员分类管理和法官职业化改革方案》。2014年7月1日,深圳全市1072名法官都实现了“第二次起跑”:他们挥手告别了行政级别,转而实行单独职务序列管理和独立的薪酬体系。

这场改革的发起者正是盐田法院。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从来不缺乏勇立潮头的改革故事。盐田法院的破冰之举,是其中鲜活的一例。

法官去行政化迫在眉睫

故事要从2012年初说起。当时,盐田法院院长卢成燕刚上任就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一位正科级的骨干法官,报考了区政府的一个正科级职位。

都是正科级,为什么要走?卢成燕把这位法官叫来一问,才弄明白是嫌法院晋升太慢。

长期以来,我国对法官采取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法官待遇完全与行政级别挂钩,没有体现出职业特点。由于职数有限、僧多粥少,法官普遍晋升难、晋升慢。

近几年,盐田法院有10多名业务骨干外调或辞职当律师去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材料显示,2003年到2013年市区两级法院辞职、调离的共计234人,大量人才外流。留下来的法官为了解决待遇,要么离开审判一线,要么在审判一线却挂着司法行政岗位的职务。

卢成燕告诉:“社会上对法院行政化有很多批评,一是‘人’的行政化,法官管理完全跟行政级别对应;二是‘事’的行政化,办个案子要层层审批、请示汇报。其中‘人’的问题是核心。可以说,改革法官管理制度已经迫在眉睫,不改不行了。”

考虑再三,盐田法院主动请缨,申请进行法院人员分类管理和法官职业化改革试点。2012年5月,深圳中院批准了盐田法院的申请。改革就此拉开大幕。

选择难的题目突破

在司法改革所有项目中,涉及人的改革是难的。

早在2002年,人民法院就曾发文要求加强法官队伍职业化建设。2003年,深圳启动法官职业化改革,十年间提出了一系列设想,形成了各种方案,但没有取得进展。“这次改革,可以说是‘重启’。”深圳中院副院长郭毅敏说。

从的首席大法官到的五级法官,我国法官共分四等十二级。2011年,中组部和法院联合下文,明确要求法官以等级定待遇。但实践中,这些要求难以落地,法官等级更多只是一种荣誉。

“改革方向很明确,以前法官等级是虚名,现在要把它做实。”盐田法院研究室主任张明军说。

这个想法得到了盐田区委书记郭永航的支持。2012年7月,盐田区委将这项改革列为全区重大项目。张明军和盐田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杨开拓承担了起草改革方案的任务。经过50多次起草、修改、打磨,2013年3月,盐田法院拿出了改革总体方案和6个配套文件。盐田区委和深圳中院党组审批后,认为事关重大,又按程序上报深圳市委。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末页

众趣科技VR赋能高端公寓推出VR看房
3款紧凑型豪华SUV对比奥迪Q32018
58同城联合口碑发布餐饮行业用工报告城市